焦點人物  
與政治人物交往要保持豪豬般的距離

萬海航運董事長陳清治經營、接班、政商關係的三堂課

萬海陳家,台灣本土豪門,從創辦士林紙業以來,已有半世紀歷史。近四年來,陳家更因為越南中央貿開事件、第一夫人吳淑珍Tiffany鑽表事件,成為社會版、要聞版上的紅牌家族。這個百年家族,有什麼經營哲學?

採訪/王文靜、李采洪、林亞偉 整理/林亞偉、林育嫻

今年六月,萬海董監改選後,董事長陳清治要交棒給姪子、現任萬海總經理陳柏廷。而萬海第二代的陳家三兄弟,也要一併退出董事會,讓第三代全面接班!

陳清治在四月二十四日接受《商業周刊》獨家專訪時透露,原則上,七十歲的他和兩個哥哥──七十九歲的陳朝傳和七十七歲的陳朝亨會一起辭掉董事。在交棒前夕,他還獲得美國紐約、紐澤西海事協會(The Maritime Association of the Port of New York & New Jersey)的評選,與全球其他五位航運鉅子,入選「海事名人堂」。去年入選名人堂的華人,則是香港前特首董建華的弟弟、東方海外主席董建成。

走進陳清治用了十幾年、略顯陳舊的辦公室,最顯眼的擺設品,是窗邊一艘約半人高的三桅帆船模型,看來,這辦公室的主人,應該就是我們想像中的保守、低調吧。但事實不然,陳清治在訪談中夾雜著流利英語,有話直說。會客桌上,一張紐約Haworth Country Club高爾夫球場的地圖,那是他的私人產業;旁邊的小桌上,一台黑亮亮、儲存量達一百六十GB的最頂級蘋果i-Pod,連接在Bose音響上,這,又完全不同於我們印象中的台籍老企業家。

兄傳弟接班,再輪第二代 經營權不交外人,對外砲口一致

不過,萬海航運在外界眼中,的確是相當保守的家族企業,陳家三兄弟陳朝傳、陳朝亨、陳清治擁有過半股權。董事長是兄傳弟按排行輪流,第二代做完換第三代陳柏廷,肥水不落外人田。且一旦面臨外敵,全家族團結對外。

一位家族友人觀察,只要是家族聚會,二哥陳朝傳一聲令下,兄弟便扶老攜幼參加,是個團結的家族。從往昔的插股華航;與中央貿開丁善理在越南爆發查帳、經營權之爭;送第一夫人鑽表事件;再到第三代的陳致遠,與聯電集團纏鬥晶電經營權,都可見到陳家三兄弟,鼎力一致對外的團結局面。

七十歲的陳清治,在農曆一月九日「天公生」那天出生,似乎注定生來就好命。父親陳勇白手創業,到陳清治出生時,父親事業已發達,所以他在一九五○年代就到日本念書,再到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念博士。那時候,麻省理工一年的學費要一千一百美元,換算當時新台幣是四萬四千元,而那時台灣的年國民所得才新台幣兩千元!

一九六六年返國後,二十八歲就頂著麻省理工經濟學博士的陳清治,獲當時擔任救國團主任的蔣經國召見,並參與台大經濟系博士班的成立。

陳清治在台大擔任客座副教授時,來往的對象均是大人物,像是後來成為總統的李登輝,在台大和他是同事;而那時國民黨高官如李國鼎、王昭明,後來任台大校長的孫震、監察院前院長王作榮,不是他的朋友,就是同事。還有,因為博士學位取得早,所以回台教書的時候,「梁國樹(前央行總裁)、孫震是我的assistant!(編按:陳清治為課程主講,梁國樹、孫震則是陳清治當時的助理)」他有點兒得意的說。

而如今很多人著迷的紅酒,他也早在一九六○年代在美國念書時,因為教授愛喝紅酒,他特別找書來研究。「那時一瓶只要三美元啊!」憶起一九六○年初嘗紅酒時的價錢,與今日不可同昔而語。

八年前,陳清治因心臟病開刀,一出院,他就花了十一萬美元(約合新台幣三百三十萬元)買下不少法國五大酒莊的紅酒,想在人生結束前,好好品嘗極品紅酒。如今在他辦公室旁的一個小隔間,就蒐藏數十支紅酒,其中更有一瓶要價一萬美元的「Petrvs」(編按:菲律賓前總統艾斯特拉達的最愛而聞名於世)紅酒。

大概因為就要交棒了,這位捨得開一瓶一萬美元紅酒待客,可以一捐就是七百萬美元(約合新台幣二億一千萬元)給母校麻省理工學院的商人,接受訪談時率直且敢言,他第一次對媒體暢談萬海這個神秘、保守家族的經營哲學,以及對下一代接班者的傳承、教育想法。以下是訪談綱要:

《商業周刊》問(以下簡稱問):萬海這一、二十年來年年都賺錢。從財務報表上,你們的償債指標流動比率是二七六%(流動資產是流動負債的二•七六倍),比較另外兩大航運業者長榮流動比率的九一%、及陽明海運的一五二%,往好處看,萬海的短期償債非常好,負債低;但另一種說法是,賺錢非常保守,為何如此?

第一堂課:談經營 賺到錢最重要,不要想做最大

陳清治答(以下簡稱答):我跟你講,我爸爸年輕的時候就講,要保守的經營。他說:「銀行是紙做的雨傘,可以遮日,不可以遮風雨。」你要是借款比率太高,需要錢的時候,它不會給你的。

第二點他教我們的,「你不要以為,你努力做就會做到世界最大的。無論你怎樣努力,人家都會比你大。」

問:你們的經營哲學是不當世界巨人?

答:他說:「有錢用,可以把錢傳給幾代就可以啦,不要想做最大。」

問:經營企業,不要想做最大。市場占有率不重要嗎?

答:沒有那麼重要。

問:你們的核心價值:「錢進口袋最重要」,有多少錢做多少事,舉債的風險一直被嚴格控制,連以船抵押借款的比率都低……。

答:我們五十九艘(自有船)裡,二十一艘沒有貸款。沒有抵押,款還了,我不再抵押借錢。(拿去銀行)至少可以抵押七成。我們很保守,自己錢很多。(編按:萬海主張用自己的錢做生意,其二十一艘自有船,比租船策略,在二○○四年的營運成本省近一億美元)

問:你把金山空放在那邊?

答:貸款幹嘛?不用付利息啊?

問:你曾說經營這家公司是義務,不是權利。這是什麼意思?

答:我跟你講,我做萬海董事長,連車子都沒有,車子我們自己買的,司機也是自己聘的。我們董監事費用很少的,我們對萬海很照顧,因為我爸爸講:「這隻母雞不照顧,牠如果完了,就沒有蛋吃了!」

第二堂課:談接班 不傳給兒子,寧讓他趁早學失敗

問:談到接班,這次為什麼是陳柏廷,是家族的共識嗎?

答:當然大家都同意的,柏廷的生父是我三哥,但他過繼給我二哥,所以他兩邊關係最多嘛!我們對接班人的培養本來要十年,柏廷已經做九年了(指已接萬海總經理九年),本來是說他結婚以後再接,但他不結婚,我們都不就要做死啦?我就說,算了,給他啦!

問:難道不希望是你兒子陳力來接棒嗎?

答:我兒子從小就讀美國學校,大學、研究所也在美國讀的,中文會講,但不是很順,像兩岸關係等要講中文的,他在台灣也沒有人際關係啊!我兒子可以做什麼,做什麼才會很快樂,我很了解。所以,我不要他接一個他做起來不快樂的事情,而且別人也不快樂。何必這樣?

我們的事業,也有很多不成功的!像我們的創投,也是投錯很多啊!我的兒子,畢業的時候做一個軟體公司啊!拿五百萬美元去投資,全部沒有啦!

問:那你們就那樣讓他拿錢買經驗?

答:對啊!因為我們家裡的資產這麼多嘛!要他年輕的時候趕快失敗,才可以學習啊!有個德州的億萬富翁講的,訓練兒子的方法就是「年輕的時候,給他錢,讓他去經營,才知道經營多困難!才知道失敗的經驗怎樣,才會小心!」所以我就讓他自己去搞。

問:陳力那個失敗的事業,是在美國矽谷創業嗎?

答:對啊,在加州!他做的東西很成功啦!但那時候是電子工業開始不景氣,產品賣不成,賣不成就要虧嘛!一直搞了兩年賣不成,我叫他去越南,去跟丁善理學(編按:當時陳朝亨、陳清治兄弟投資中央貿開三分之一股權,和「越南王」丁善理合夥,但雙方後來爆發糾紛)。

那時他被丁善理教訓了很多,我應該謝謝他咧,但他對我們非常兇,把我辭掉(指陳清治被解任董事資格)時,要我兒子立刻搬出跟公司租的房子,這麼兇的,我還有三二.三%(股權),他竟要我兒子立刻搬出去。

問:那陳力有沒有跟你說,他從這兩次學到什麼?

答:我不用問他,他自己學到就好,何必問?(笑)對吧!要是這樣還學不到,那太笨啦!那他失敗也要怨自己啦!

問:你們三兄弟之間,彼此的個性和事業互動是如何?

答:我三哥比較肯跟我商量,我跟我三哥一起投資的比較多,我二哥年紀和我差比較多,他比較希望可以發號施令,我們想法較不同,意見的爭執多,所以我們就決定互相不要投資太多。

問:另一個問題,你們家族跟前總統李登輝先生很熟,是當年「戒急用忍」的奉行者?

答:沒有,我根本不同意他這個笨講法。所以我根本不去找他,我跟王作榮(經濟學家)比較相近。他們政治家,因為自己在掌權,如果跟大陸合併了,他就沒有權力了,所以他一定要掌權,但是他不能講他要掌權,想東想西,想個名詞在講而已啊!講什麼戒急用忍,什麼台灣人重要,我看是拿政權重要!

問:他們搶權,你們賺錢。

答:我們賺錢,就不用跟人家搶,市場裡面努力做,把自己成本弄便宜了,降低成本就會賺錢。商場如戰場,我們也是要競爭,但是不要去騙人嘛!規規矩矩的做就好了。

問:那你們比較晚進大陸是因為?

答:因為我二哥、三哥,跟郝柏村(前行政院長)、劉安琪(一級上將)都是好朋友,那些老將軍就跟他講,共產黨不能相信,會被騙,所以不能去。不然,一九八八年,上海有一個寶山鋼鐵公司的碼頭要交給我經營,我差不多條件談好了,我二哥說不能去,為了不和他吵,我就不去了。也因為這樣,士林紙業才沒有到大陸投資,不然早就去了。

第三堂課:談政商關係 政治人物得權就變樣,須保持距離

問:另外,你是不是到越南捐了一千多戶的房子?

答:已經蓋好的一千三百七十戶,都是捐給窮人的。二○○四年,阮晉勇(現任越南總理)是副總理,我去見他,他說,剛通過一個要替窮人蓋房子的安居樂業計畫,第一期要蓋十萬戶房子,要我捐一%,就是一千戶啊!我去見人家,而且要拜託人家做執照,沒辦法,所以我說好啊!

問:所以,現在越南總理就是你好朋友?

答:認識而已啦!他要我捐錢才當我是朋友,我捐完了,他會不會記得我,我不知道。跟政治家要保持這樣的態度,才不會傷心。政治人物沒有選舉以前他來拜託你,選完了以後你有事情是要去拜託他的,不要想他還要來拜託你,那就不會傷心嘛!

問:之前曾傳出你們送總統夫人吳淑珍鑽錶的事,是你二哥他們那邊送的?

答:不是,是萬海航運送的,我們的交際費有報。可能因為我們送的不夠好,夫人才會拿去換。總之,我們太保守、太老實,就是去報帳而已嘛!那時候檢察官發現,才講什麼基隆港我們有好處。我跟你講,基隆港的好處,一個都沒有,那個地方沒有人要,他們來拜託我們接的。華航也是,我們早就自己去買了很多股了,那他要標,我們就去標,這樣而已啊!

問:對於政商關係你們有沒有什麼原則,除了你剛才提到的。

答:保持距離,以策安全。大家就做朋友而已啦,有事情去找的話,找得到就好了,不要搞得太近。人有權力都會變的,李登輝剛開始很乖、很客氣啊!做了總統就變了一個人;陳水扁當律師時也很客氣啊!做總統也變一個人了,所以我跟你說,馬英九也會變的。

問:所以商人和政治人物往來,很大的智慧是親疏之間要拿捏好?

答:這是人跟人中間一個奧妙的事情。不要搞得太親密,就像豪豬,不是有刺嗎,冬天大家想要擠在一起,比較保暖,太近了,彼此刺了會痛,所以要保持適當的距離,又可以取暖,又不會太近。這個是政商的原則,也是做人的原則,跟朋友、兄弟、兒子也是一樣。(編按:豪豬法則指維持良好關係的重要方法,是保持一個「既能感受到對方體溫又不挨扎」的最佳距離。由美國心理學家萊歐•博格提出)

問:所以你看透很多人性喔!

答:對啊!已經七十歲了,要不看,除非閉著眼睛。所以說要退休了嘛!

*陳清治
出生:民國27年
學歷:麻省理工學院經濟學博士
經歷:美國美孚石油資深經濟師、台大經濟系客座副教授、財政部稅制委員會顧問、萬海航運總裁、亞洲船東協會主席
現職:萬海航運董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