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人民幣兌美元 明年升到七:一

P豐集團中、港投資總司令王冬勝預測:

在中、港金融圈歷練長達二十七年,王冬勝看好,人民幣十年內將可自由兌換,成為另一強勢國際貨幣,而中國的發展,也開始從高增長地區轉往二線城市。

(採訪整理)單小懿

中環是香港金融重鎮,彈丸之地上矗立著全球金融集團的超高總部,中國銀行、渣打銀行、美國國際集團、花旗銀行……,也有香港最大集團長江實業。其中最醒目的,要屬香港P豐銀行,大樓外觀鋼體結構外顯,晚上會有紅白兩色的燈光秀,以「HSBC」的企業顏色輝映著維多利亞港。

根據《亞洲銀行家》的調查,P豐銀行今年名列亞洲銀行三百強之首,也是中國最大的外資銀行,站在中港資金浪頭上的總指揮官,是香港銀行公會前主席、P豐集團香港中國執行董事王冬勝。

中國「錢潮衝浪高手」 歷經金融界潮起潮落、眼光神準

現年五十六歲的王冬勝,因為外表溫文儒雅,有「香港金融界梁朝偉」的美名,這個在中國開疆拓土的「錢潮衝浪高手」,看起來是斯文有禮的「太平紳士」,其實最愛美式橄欖球。王冬勝最厲害之處,在他去年任香港銀行公會主席時,帶團成功的說服中國官方,首度開放四百二十一億美元的QDII(商業銀行代客境外理財業務)額度,P豐也成為第一批獲准經營的外資銀行。

P豐和很多外資金融機構不同的是,在銀行家們猶豫不決時,P豐敢大膽投資中國,不但積極入股中國的交通銀行、上海銀行、平安保險等內地金融機構,投資總市值也已超過四百億美元(約合新台幣一兆二千億元),成為中國內地最大的外資銀行。根據集團今年上半年財報,P豐香港中國獲利總金額為四十八億七千萬美元(約合新台幣一千五百億元),比去年同期的二十九億美元,大幅成長了六七•九%;貢獻度占集團總獲利的三四•四%,首度超過集團大本營的英國。

在香港中國金融圈歷練長達二十七年的王冬勝,不僅完整經歷了香港金融界潮起潮落,也見證中國資金狂潮的洗禮。十二月初,P豐集團東莞分行開幕後,王冬勝在香港P豐總部十樓簡單時尚的辦公室內,當話鋒一轉到中國近十年的開放發展,這個眼光神準的銀行家,立判情勢,他預測,「人民幣在一年內會升值到七比一美元。」七比一,也就是說,人民幣明年會再升值五%。

三分之一時間在中國的王冬勝,預測中國的高速經濟成長,至少五年內依然有八%到一○%。而以目前中國經濟體日漸坐大的情勢來看,人民幣在十年內將可自由兌換,成為繼美元、歐元之後的另一強勢國際貨幣。

一百四十二年前英商P豐就已從香港發跡,上海浦西的上海P豐大樓,在當時號稱「從蘇伊士運河到白令海峽最講究的建築」,如今,再度登上中國第一大外資銀行,王冬勝接受《商業周刊》專訪時,反而更謹慎謙虛,他成功掌握住百年大浪過後中國嚮往的「穩定」策略,以下是專訪紀要:

《商業周刊》問(以下簡稱問):你在金融業二十七年,看過香港很多的經濟循環,可以說是「錢潮衝浪高手」,請具體說明這股中國的錢潮?

王冬勝答(以下簡稱答):
這樣子說吧,一九九七到二○○三年,香港經濟不好;包括一九九七年金融風暴,二○○○年互連網爆破,香港地產跌了七○%。

二○○三年六月時,溫總理(溫家寶)宣布開放中國、香港自由行,讓內地人民直接到香港商店買東西,推動內銷,使香港不用那麼依賴出口,這是最大的關鍵。另外CEPA(編按:Closer Economic Partnership Agreement的簡稱,指中國、香港在一國兩制的前提下,從二○○四年一月一日起實施的中港貿易協定),也讓中國與香港的關係越來越密切。

在金融方面,二○○四年我們開始做人民幣業務,存匯兌和信用卡開始到了香港,二○○五年十月,有了企業存款,去年有人民幣債券,又有QDII的挹注,現在還準備開放中國投資,(中國錢潮)正一股一股的來。

加上中國大型企業到香港上市,過去兩年如工商銀行、建設銀行、交通銀行都來上市;以前香港股市交投,每天不過港幣五百億元,現在每天超過港幣一千二百多億元(約合新台幣四千九百億元)。

看人民幣趨勢:持續升值 十五年內和英鎊、歐元平起平坐

問:中國的大錢潮中,其中最受矚目的一項是人民幣。你怎麼看人民幣未來趨勢?

答:
短期來看,中國至少可以維持五年八%到一○%的經濟成長率,所以人民幣會持續升值,明年年底美元兌人民幣可以看到一比七。

中期就是在十年內,人民幣可以自由兌換。

六、七年前有人問我,「人民幣何時可以自由兌換?」我會說十五到二十年;四年前問我,我會說十到十五年;現在問我,我說十年以內,因為中國發展比想像中更快。

現在A股和H股差價特別大,這是因為現在大陸資金太多、儲蓄率很高,但人民幣不能自由流動,資金出不去,所以錢全都進入了股票市場或地產市場。一旦資金可以自由流動兌換,A股跟H股的差價就會消失。

長期來看,人民幣在十五年內會跟英鎊、加幣、歐元平起平坐,成為世界主要貨幣。也有人預測人民幣會成為標準貨幣,這就很難說了,時間必須更長,也要經過很多次通膨的循環,慢慢磨練,要發生也超過二、三十年。

問:人民幣要自由浮動,有什麼先決條件?

答:
第一,金融改革有沒有穩定;第二,中國經濟不同方面的平衡,好比出口、內銷、直接投資,這些都要平衡。因為突然間,人民幣上升得很厲害,肯定出口會有很大的問題,如果中國的內銷不能抵過出口的量,很可能就不能再持續八%到一○%的成長。

要注意的是,人民幣自由浮動之後,假設一美元兌人民幣六元,那出口怎麼辦?出口不好,讓公司倒閉,公司倒閉就是失業,失業就對社會造成不穩定。現在中國的農民比較多,要慢慢的讓他們富有起來,讓他們生活比較好一點,人均才會好起來。

中國現在有一個很大的計畫在做都市化,按照中國政府計畫,每年要做到照顧一千萬人,所以經濟一定要發展到八%、一○%才有工作給這些人,這中間有很多東西在平衡。

問:現在也有聲音懷疑中國的發展面臨泡沫化,你怎麼看?

看中國發展方向:力求穩定 提高二線城市所得,平衡發展

答:我的看法是現在泡沫有一點,好比地產上升、貧富懸殊,慢慢跑出來,但不是太嚴重。一些高增長的地區現在反而好很多,像上海,反而是一些二線城市比較嚴重,像杭州。

二線城市為了要追上一線城市,物價差不多高,但人民平均所得沒有高到那種程度,二線城市呢,所得負擔不起,但價格追得很快。中國現在發展的方向,從珠江三角,到長江三角、渤海,現在已朝(中間二線)這一塊在發展,唯有他們所得提高,中國才會比較穩定。

問:中國官方規定外資最多只能入股內地金融機構二○%,花旗、渣打等外資銀行對於無法百分之百入股都猶疑不決,P豐不堅持百分之百購併,反而積極入股,原因是?

答:
原因之一是比其他集團對中國認識更深,眼光比較遠。過去二十年,單是珠三角地區每人每年平均GDP(國內生產毛額)的增長不下一○%,過去十年更是超越一五%。

第二個原因是我們比較有耐心。許多同業開始的時候對中國有很多懷疑,所以認定,中國今年投下去,明年就要有收穫,這樣就很難下決定;但現在他們的懷疑變成,現在中國經濟好、股票好,要投的資金也更龐大、成本比較高,更不敢投,懷疑繼續存在。

問:其實各集團對中國經濟的邏輯都相去不遠,所以在中國發展的關鍵反而是要懂中國的歷史?

答:
對。根據鄧小平的政策,就是要中國穩定。中國過去一百多年都有戰爭、有文革,人民生活不好,他要中國穩定,所以政策也是往這方面的。穩定加政策,就是希望直接投資,這是他的目的。

我們都懂這些,但「穩定」這兩個字,不同的人看,就有不同的意義。好比香港人看,可能就認為「穩定」有什麼了不起;但是如果你懂得中國歷史,穩定是很重要的,加上中國人的勤快,總的來說就是為一個好的生活。如果花旗、渣打等其他集團了解我剛講的,投資方向已經很不同了。

問:那你對百分百持有股份的策略是?

答:
集團的策略是未來有機會多拿點,就會多拿點,跟著中國的政策走。中國金融開放只有十年,會不會讓人去買百分之百啊?要明白中國歷史的這些關鍵。

有的銀行一天到晚在吵為什麼不能拿多點?中國政府就會講,我們在美國申請開分行,申請那麼多年,才同意開一家分行。你要到中國裡面,又要買這個、又要買那個,為什麼可以這樣呢?這就是不了解中國。十年裡面你拿了一九•九%,已經很不錯啦。還要怎麼樣?


王冬勝小檔案

出生:1951年生
學歷:印地安那大學電腦、財務、行銷碩士
經歷:花旗銀行北亞區業務通路負責人、渣打銀行香港中國區執行長、香港銀行公會主席
現職:P豐集團香港中國區執行董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