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劃    
中國人民銀行下達緊縮銀根令

台商明年三月前別想借到錢

為抑制氾濫的銀行信用貸款,中共金融主管機關最近決定釜底抽薪,直接命令超額放款的銀行緊縮貸款;部分銀行更透露,這一波的銀根緊俏是全國性問題,並非廣東的獨特現象,最快要等到明年三月之後,局面才會稍有改善,因此台外商想借錢度年關,很難。

撰文/何心、林源強

「現在根本沒有額度,年底,銀行本來就緊,最近人民銀行內規更指示,所有開發商貸款一律歸零。」上海銀行公司金融港台業務部負責人孫燁(方方土)直接點明:台商想借錢度年關,很難。

十一月初,上海的地下金融業者率先在放款市場投下一顆震撼彈,突然大幅調升一月期短期融資利率到二○%以上;果然,不出三十天,中國銀監會就點名幾家超貸的國有銀行必須以抽銀根的方式,來達成年度放款指標(成長一五%)。

層面一:台商製造業短期資金碰壁

這是自一九九三年朱鎔基宏觀調控後,中國金融監管部門第二次以行政命令下達的緊縮銀根措施,任何銀行主管只要不服從這種被稱作「窗口指導」的行政命令,就可能立刻丟官,因此產生的緊縮銀根效果,往往比升息或調升存款準備率更加有效。以上海浦東發展銀行為例,在指示發布後一周的時間內,就收回了七十億元(人民幣,以下同)的放款。

日常營運需要短期資金周轉的台商製造業首當其衝,被上級逼急的中國銀行主管甚至連「見票即付」的銀行本票(中國稱「銀行承兌匯票」),都拒絕貼現融資。

在長三角從事鋼鐵加工的林達提到最近的困境:「現在不但出口退稅減少、利率增加,還有企業貸款的難度也提高了」。

過去企業貸款靠關係,很多地區行長說了就算,抵押品條件也比較寬鬆,現在則大不相同。林達指出,過去工廠的庫存可以當作抵押品借貸,但現在不能了,過去經常配合的中國地區銀行行長無奈跟他說:「新放款現在都要送到總行審批。」過去,中國「農業銀行」還可以給長期合作的客戶比公告利率低一碼的利率,現在也都取消了。

層面二:中小型台商借款更難

上海富蘭德林諮詢公司總經理劉芳榮表示,光是今年就有五次升息,現在企業貸款利率已經到達七%,而幾年前還只有三%左右,這對於獲利面臨保三、保四的台商來說,簡直就像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許多台商因此萌生不如歸去或另覓他鄉的想法。

廣東是另一個台商製造中心,廣州台商協會會長程豐原表示,即使台商平日就不容易貸到款,但由於中國各家銀行現在都在抽銀根,因此衝擊不小。

鄰近廣州的東莞,是中小型台資企業最密集的城市,他們對於銀行抽銀根的感受更是強烈。設廠於厚街與沙田的永晉集團董事長林世銘就表示,台商如果沒有充足的自備資金,要在東莞生存愈來愈困難,即使他擁有五、六千名員工的企業規模,但當地卻沒有一家銀行放款給他。

實際上,廣東的銀根也並非都一直這麼緊張。深圳一位台協副會長回憶,去年初,深圳發展銀行的寶安分行行長還經常親自登門拜訪,捧著二、三億元的資金額度,希望他的電子廠能多借一些錢,幫他消化一些爛頭寸。想不到現在連原本五千萬元的短期融資,這位分行行長都要他先還個一千萬元,讓他好向總行交代。

層面三:廣東台商被迫縮減備料

不僅人民幣短期流動資金借貸大幅緊縮,被許多出口廠商視為絕對必要的押匯業務,最近一、二個月也遭到大幅壓縮。一位台資銀行在深圳的代表保守估計,僅僅東莞、深圳與廣州三個城市,押匯信貸業務至少萎縮了上百億元。

由於短期流動資金持續緊縮,許多廣東台商最近都大減庫存備料,一家大型家具廠最近就將庫存量由二個月縮減到一個月,這位台商叫苦,「實在是資金一時周轉不靈,雖然預期木材還會漲,也只能減少備料。」

層面四:大型開發商還須親洽總行

上海地產業者最近借錢有多難?從港商嘉華集團的遭遇就可以看出。

向來是中國四大商銀優良往來客戶的港商嘉華集團,為了徐匯區建國西路的一個大型建案,要向銀行借貸二億元短期流動資金,卻遭到上海各銀行拒絕。後來,還是嘉華集團向北京總行反映後,才得以從北京搬錢到上海應急。上海地產商表示,以嘉華對銀行的貢獻度,以它在香港的家大業大,都在上海銀行界吃癟,其他業者真的是只能靠自己了。

在宏觀調控政策之下,中國地產商再也無法像過去那樣「無本賺大錢」。紅木投資基金集團董事總經理張永河一語道破:過去開發商是「低成本、大圈地、稅金少」,現在則要拿出真金白銀。

譬如說,過去一百畝一億元的土地開發案,如果分兩期各五千萬元,開發商只要先支付五百萬元訂金給政府,就可以拿到土地證開始興建。現在則必須先繳清五千萬元才能拿到土地證。而且,「今年十月以後,所有開發商都沒有額度可以申請了。」

宏觀調控不只重創開發商,也傷及房仲業者。

信義房屋上海區總經理柯宏安表示,從○五年年中開始,各家銀行的房貸成數都比過去低二成,因此影響到自住型房產的成交金額。以信義房屋為例,○三年營業額為四千五百萬元,○四、○五年營業額卻都分別下滑五%,○六年更創下三千九百萬元的歷史新低。

銀行房貸成數過去是百分之百,去年降到八成,今年降到六成,只是高價房的房價仍然逆勢上揚,反而是中低價房受影響,柯宏安認為,「顯示大陸M型社會的差距更加明顯。」

層面五:資金監管恐掀房仲關門風

相較於銀行抽銀根,一項尚未出台的「資金監管」政策才是讓房仲業者頭皮發毛。

目前全中國僅在蘇州試點,「資金監管」本意在於保障買賣雙方的資金安全,將買方的訂金放在政府所規定的單位(以蘇州為例放在房產局),用意雖好但規定太過粗糙。譬如,過去賣方可以直接到銀行將產權及貸款轉嫁給買方即可,但現在賣方必須先歸還銀行貸款,才能出售房子,如此一來,導致成交數大幅降低。這項政策明年預計將在上海實施,房仲業者擔心屆時又要有一大批房仲業關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