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風雲    
台籍高階經理人 正面臨退場交棒!

從張亞勤接掌中國微軟,看大陸接班人崛起

微軟大中華區首席執行官陳永正閃電離職,由中國籍的張亞勤接手,中國外資企業高階人才的在地化又添一例。其實這已經不是偶發的個案,中國人才已經準備全面接班!

(文)林宏達

「離開微軟,我的心情非常沉重,」九月十四日早上十一點,中國微軟的數千名員工同一時間接到微軟前大中華區首席執行官陳永正寄出的告別信。陳永正意外離開科技龍頭微軟,更讓人意外的是,他轉戰的居然是毫不相干的美國職籃NBA大中華區總裁。

在微軟新聞稿上,代理陳永正職務的正是中國科技神童張亞勤。和五十四歲的老將陳永正相比,四十一歲的張亞勤就是第一批躍上檯面的中國高科技業領導者。他也是微軟極力栽培的新一代中國菁英,這批人將是下一批接掌中國外資企業的主力部隊。

張亞勤的崛起,靠的是學術成就和熟悉中國的在地優勢。

張亞勤熱愛下圍棋,甚至能和圍棋九段高手下成平手,「下棋給我的最大體悟是,為了全局的勝利,犧牲部分利益也在所不惜,」他最欣賞的棋手武宮正樹曾說,「棋盤上的邊邊角角算什麼,棋盤中央才有無限廣闊的天空,」就是這句話,讓他發展出完全不同的模式,也曾因此帶領微軟亞洲研究院迅速成長,打敗西方對手。

十二歲上大學的天才
比爾蓋茲親自提拔、指導


翻開張亞勤的資歷,他十二歲就成為當年中國最年輕的大學生,二十三歲以優秀成績獲得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電子工程博士學位,三十一歲就任普林斯頓桑納福多媒體實驗室主任,同年成為美國電氣和電子工程師學會百年來最年輕的院士。

張亞勤八年前加入微軟亞洲研究院時,掛的是首席科學家職銜,這八年中,比爾.蓋茲親自提拔他,進入微軟後一年,他就接任亞洲研究院院長,管理微軟在中國最重要的研發機構,二○○三年,比爾蓋茲再把微軟未來最重要的新事業──移動通信和嵌入式系統部門的發展交給他,讓他歷練開發新產品的經驗。

比爾.蓋茲甚至擔任他的導師,親自回答張亞勤的問題,二○○四年並晉升他為微軟全球副總裁,那年他才三十八歲。四年後,微軟在智慧型手機市場的占有率,從六%跳上一七%。過去八年,他的部屬從一百八十個人,擴增為一千八百人。

領軍亞洲研究院八年,研發出百種作業系統功能「別的研究院是各自作戰,我們打的是團體戰,」微軟亞洲研究院主任研究員馬維英說。張亞勤不給他們限制,只有一個要求,一年入選全世界頂尖期刊的論文數,要占那些期刊的五%。就像下圍棋,每次審查研究成果,除了看論文數字,張亞勤還會細細思考這個研究員打下的基礎,即使現在看不到結果,未來有沒有可能形成一個棋盤上的活眼,甚至扭轉整個戰局。

在部屬眼中,張亞勤有著不怒自威的威嚴,和西方情感外露的管理方式不同,張亞勤不常開玩笑,更很少生氣,「任何時候,他講話總是面面俱到,不疾不徐,」馬維英觀察。

雖然張亞勤是十二歲就上大學的天才,他卻始終低調內斂,總是一出手就占住先機。一開始,亞洲研究院在電腦繪圖、網路蒐尋等領域幾乎毫無基礎,但就像下圍棋一樣,張亞勤布的局開始合圍,五年後,連麻省理工學院(MIT)都承認亞洲研究院已經是世界一流的研究機構,八年後,微軟新推出的作業系統裡,有超過一百樣功能是由中國研發的,去年四月,比爾.蓋茲親自飛到中國宣布擴建研發中心,微軟不但破例在中國買地蓋研發中心,比爾.蓋茲還表示,未來將在中國建立一個超過五千個研發人員的超大型研發機構,由張亞勤負責領軍。

張亞勤真正的野心是,「由中國人自己做出微軟的下一代系統。」過去張亞勤直接向總部匯報,陳永正離職後,張亞勤將是微軟在中國位階最高的負責人,成為首位統管微軟在中國的研發和業務大軍的高階主管。

大陸人才占本土優勢
全面接班只是時間早晚


陳永正的去職,和張亞勤的崛起,代表曾經叱吒一時的台灣高科技經理人,已面臨嚴肅的退場交棒期。

去年陳永正才替微軟打開中國政府的大門,讓總書記胡錦濤拜訪比爾.蓋茲的家,宣布尊重智慧財產權,微軟在中國從此進入版權時代。「陳永正在的這五年,也是微軟在中國發展最快的五年,」中國微軟發言人陳然鋒說。

但陳永正為什麼要走?

「這幾年高科技產業高階主管的更替越來越快,越來越突然,」北京《環球企業家》雜誌主筆黃河觀察。因為,外商在中國,已經進入高業績成長期,不再像以前基礎期可以不計代價打開市場,所以要坐穩位子,必須承受更高標準的業績壓力。

德州儀器(TI)前亞洲區總裁程天縱之前接受《商業周刊》專訪時曾說,台灣經理人在中國的優勢只有五年,沒想到五年後,不但程天縱在今年六月告別了TI,連戰功彪炳的陳永正,也如預言一樣,離開一手打造的微軟舞台。

不只是程天縱、陳永正,今年四月,另一科技龍頭惠普(HP)大中華區高階主管也迅速調整。其中最讓中國媒體震驚的是中國惠普前總裁孫振耀,他才五十一歲,今年四月卻閃電宣布退休。惠普在中國市場雖然成長快,但要求的業績目標越來越高,壓力更大。在三月某一個星期五的晚上七點,孫振耀下意識的打開平常五點就關閉的退休申請系統,沒想到系統竟然還開著,孫振耀想,也許這是天意吧,就按下了申請鍵。

同時離開的還有中國惠普前市場營銷事業部總經理余振忠,今年四月他也把棒子交給中國籍的楊華。

惠悅企管顧問公司總經理王伯松觀察,中國引進外來的高階經理人,通常是為了建立制度、和國際接軌,等到打基礎的階段過了,就必須開始力推本土化策略,「瞭解本土市場,還是大陸人比較有優勢,他們全面接班還要時間,但這個趨勢已經開始了,」王伯松說。

「大陸的人才成熟度已經起來了,」王伯松說,外商在中國,也已經慢慢脫離不計回報的投資期,開始計較每一分的獲利,這個現象在各行各業都會發生,「不管你喜不喜歡,台灣高階經理人靠經驗替公司打基礎的角色將越來越淡。」他分析,「改變mindset(心態)的時候來了」,因為未來想在大陸坐穩CEO位子,除了靠經驗、建制度,還得跟大陸新生代比本領、拚業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