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風雲    
十美元手機 造福窮人的新商機

兩年後將帶進二十五億美元代工訂單

意圖取代MIT的一百美元電腦計畫,柏克萊提出超低價手機,並專程來台,要和台灣廠商合作研發,這款手機有何魅力?將為全世界帶來什麼改變?

文/林宏達

奧丁的眼睛嚴重發炎,為了到附近的小城找醫生,他已經走了兩天兩夜的路。奧丁住在西非小國迦納,在這個國家裡,國民平均一個月的收入,只有新台幣五千元。當外面的世界已經進入3G和行動網路時代,在迦納,奧丁連電話都很少看到。沒有基礎通訊設施,他只能碰運氣,希望到了城鎮,醫生還在那裡看診。

全世界有四十億人口像奧丁一樣,這輩子從沒用過手機。國民所得太低,國際電信公司根本不願意設置無線電話網絡,這裡,是電信公司長期忽略的市場。

回到台北。三月二十七日,台積電、聯發科、華寶通訊、台達電、廣達、鴻海代表都齊聚在台灣大學一間小小的演講廳裡,為的就是等待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社會發展前瞻科技研發中心(CITRIS)執行長鮑得溫(Gary Baldwin)一個改變世界、改變像奧丁這類人生活的概念產品,而這個產品就是「十美元手機」。

不只用來傳話 還要成為落後國家資訊平台

其中,最積極的就是鴻海。鴻海不但贊助柏克萊的研究,演講當天,平常極少露面的鴻海通訊事業群總經理李光陸,更親自帶著大批工程師在台大博理館現身。演講中場,鴻海代表也把柏克萊的代表拉到會議室,密談合作細節。

鴻海工程師不但全程參與第一天的研討會,第二天還力邀十美元手機計畫的負責人鮑爾(Eric Brewer)到鴻海總部介紹十美元手機的計畫內容,離開鴻海,鮑爾就匆匆搭上飛機離台。

跟一百美元電腦的概念相同,十美元手機的計畫也是為了讓全世界貧窮的人有使用資訊產品的機會,然而柏克萊的企圖心更大,他們的目標是取代麻省理工學院(MIT)的百元電腦計畫,成為落後國家的資訊平台。一旦成真,將至少幫台灣創造二十五億美元(約合新台幣八百三十億元)的新商機。

「百元電腦只是根據西方人用電腦的習慣想像出來的解決方案,手提電腦不但複雜、昂貴、耗電,更重要的是,忽略開發中國家的實際需要。」計畫負責人鮑爾直言批評。

在缺乏水、電、基礎通訊建設的窮國,想吸引不識字的窮人,手機相對有彈性。

不須隨時待機 十分鐘「醒」一次,降低成本

雖然看到窮國的需求,可是要創造出一款成本只有三至五美元的手機談何容易?華寶執行副總經理陳招成認為,以現有的手機設計思維來看,這非常困難。

為了設計超低價手機,鮑爾過去幾年都在印度,跟當地人一起尋找如何用通訊解決當地的醫療問題。他發現只要在大醫院旁設立四、五座能涵蓋二十公里範圍的無線基地台,然後在原本沒有醫生的村落裡設立護士和一套無線網路視訊電話醫護站,就能讓醫生透過網路幫這五個村落的病人看病,這套系統已經有一百萬人使用過,「三千人因此保住視力」。

這個實驗幫他了解開發中國家的需求,慢慢找到解開挑戰的答案。

鮑爾發現,許多開發中國家因為系統有限,電話線路永遠在占線,想打通電話可能要等上一、兩天。加上文盲充斥,文字式的操作介面並不符合當地需求,於是十美元手機的輪廓逐漸清晰……。

首先,十美元手機最重要的改變,就是打破手機一定要提供即時通話功能的迷思。他發現,要降低成本,手機基地台的成本也要降低,他們用無線網路技術開發便宜的無線網路基地台,一個基地台可以涵蓋半徑兩百公里的區域,但是,如果要求訊號穩定,讓所有人同時都能講話,成本就會飆高。

「新的手機會以語音留言當做主要溝通方式。」鮑爾分析,如果手機只要每五到十分鐘「醒」過來接收別人的留言,對方聽到留言後回話到自己的語音信箱,就能像寄語音的電子郵件一樣,互相溝通,不用隨時待機。

顛覆傳統按鍵設計 改用語音辨識,服務文盲

其次,這款超低價手機要能提供簡單的語音辨識服務,「聽懂」簡單的單字和數字,這麼做不但可以省下按鍵的錢,可以縮小或不需要手機螢幕。對充斥文盲的未開發國家,口語溝通反而是比鍵盤更有效率的操作介面。現在手機晶片的功能大幅提升,能提供比舊款電腦更強的運算能力,「為什麼不善用這些技術呢?」鮑爾說。

第三,就像我們以電話操作語音系統一樣,透過簡單的語音辨識,也可提供各式各樣的服務。例如:變成聲控的語言學習機,或者幫村民計算借貸,也可協助當地醫護人員儲存病歷。或者,更複雜一點,可以和網路結合,提供部分網路服務。「如果有了手機,農夫就能知道城市的蔬菜行情,不會再被中間商剝削。」CITRIS主任塞思崔(Shankar Sastry)分析。這些服務後面的商機是硬體的好幾倍。一旦成功量產,這些手機就會用免費贈送的方式提供給貧窮國家的人。

第四,這些服務可以做成模組化的功能,簡單到學生都可自己裝配,要是壞掉,他們也可以很容易自己更換模組零件。

要維持十美元手機的價格,成本極有可能要壓低到三至五美元。對於這麼前瞻性的產品,鴻海等大廠為什麼這麼有興趣?

第一個原因,是藉著知名大學的研究,找到節省成本的新方法,「如果有突破性的新方法,能把手機成本壓低,自然利潤就會往上提升。」陳招成分析。

微軟、英特爾贊助 預計兩年後推出原型機

另一個原因則是,若柏克萊的計畫成真,取代MIT的百元電腦計畫打進這個新市場,無論賣硬體還是賣服務,都是個龐大的商機。「在發展中國家,要喝到一杯乾淨的水、打一通電話,這些基本服務都比發展中國家貴得多。」塞思崔分析,在窮國做生意,只要找到創新的服務模式,利潤未必比先進國家差,在印度,最大的電信公司,現在每個月的新增客戶,就相當於半個台北市的人口,而非洲的手機市場每年成長三成,是全球成長最快的地方。

這個計畫現在由微軟(Microsoft)、英特爾(Intel)等公司贊助,預計兩年之後設計出原型機,開始生產。

「台灣廠商也會有興趣參加。」陳招成說。陳招成認為,要生產這樣的手機,其實並不是做不到,像提供語音辨識功能的晶片,價格已經相當便宜,只是當地人願不願接受這樣的服務,支撐系統運作的商業模式又是否可行?

「我們就是來台灣,跟廠商一起找答案的。」鮑爾說,有在地的實驗基礎,他對這個全新的手機服務有信心,一旦開發成功,他們將募款成立基金會,生產超低價手機送給貧窮的開發中國家。在他眼中,最大的挑戰不是技術或成本,而是當地政府的態度,「如果這些手機流入黑市牟利,或被政府拿去用做別的用途,才是我們最擔心的事。」鮑爾說。

今年MIT的百元電腦,即將出貨到開發中國家,為了不讓MIT專美於前,柏克萊也大力擁抱台灣廠商,今年首度在時代基金會協助下,到台灣辦研討會。「我們歡迎所有有興趣跟我們討論的台灣廠商,加入討論。」

鮑爾表示,若是兩年後設計出原型機,他們很有可能就會向台灣下單,像百元電腦計畫一樣,投下龐大的訂單,他認為全世界需要至少五億支這樣的手機,以每支五美元的造價計算,就是個至少二十五億美元的大市場。MIT和柏克萊爭相幫窮人翻身,搶奪商機,無論成敗,都將幫台灣創造了一個全新的市場。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