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鄭瑛彬進中國只為擁有全世界

榮成少東十四年修煉磨出頭

文/許秀惠

三十三歲,是大多數企業家第二代正在開名車、享受人生的年紀,然而榮成少東鄭瑛彬,在三十三歲那年,卻在父親的安排下接班,從此踏上爾虞我詐的企業戰場。其間十四年,他經歷老臣的不信任,棄守旗下「柔情」衛生紙的掙扎…歷經十四年的領導人修煉,現在,蛻變後的他,將帶領榮成前進香港掛牌,一拚華東前三大工業用紙版圖。

「柔情」衛生紙、全球前五十大新時尚餐廳「T8」,乃至於名列全球最頂級的高爾夫球場度假村「富春山居」,這三個分別屬於不同業種、不同屬性的品牌,擁有者、創立者都來自同一個名字──鄭瑛彬。

今年,鄭瑛彬將再拚個新頭銜──華東地區前三大工業用紙廠負責人。

早在一九九七年,榮成就進軍大陸。這些年,鄭瑛彬領軍的榮成,在浙江、昆山等地建立起高檔牛皮箱紙和瓦楞芯紙的生產基地,就近供應著當地的工業、科技產品製造商。

無法抗拒的接班命運
當其他企業二代相約泡妞打球,他已被父親推上經營火線


今年,榮成為了搶占工業用紙的市占率,增資引進日資股東丸紅、財務型投資法人,力拚華東第三大的市場地位。同時拜大陸玖龍、理文紙業到香港掛牌的效應,榮成股價也受到注目,加上榮成布局大陸將逐步進入豐收期,向來沉穩的鄭瑛彬開始展現輕鬆的笑容。

不笑時表情顯得嚴肅,眼神流露精悍的鄭瑛彬今年才四十七歲,但他掌理榮成紙業、寶隆已經超過十四年。

一九九三年,鄭瑛彬三十三歲時銜命接任榮成紙業總經理,無法抗拒的接班命運,逼得他提槍上陣、過關斬將,一晃就是十四個年頭。

十四年間,鄭瑛彬被迫快速成長,幾乎經歷了一個企業主可能面對的考題,從公司內部反彈空降者、家族紛爭、經營權大戰、市場衰退、購併,所有經營者的命題,鄭瑛彬一項也躲不掉。而走過這一連串的修煉,鄭瑛彬練就了一身刀槍不入的金剛之身,凝塑出一張早熟的領導人臉譜。

當同儕、一個個企業二代三代、具有準接班身分的朋友,相約泡妞打球,或蜻蜓點水穿梭家族事業部門時,鄭瑛彬正站在企業競技場上與對手真槍實彈地較量;當同儕還在紙上談兵,說得一口經營理論時,鄭瑛彬已為了捍衛家族在榮成的經營權,埋頭計算股權,大打委託書收購戰。

比起同齡同為準接班人的企業小開們,經營之路都還在牙牙學語起步階段,鄭瑛彬接班十分早。但是,父親鄭政隆敢放手,放心讓這個長子實質接班,主要還是看到鄭瑛彬的表現。

在接班前,鄭瑛彬與團隊在家庭用紙市場並肩作戰,當年,「柔情」在舒潔等大廠環伺之下,以「足足兩百抽」的「柔情」攻勢一炮而紅。鄭瑛彬為自己記下一筆戰功,就此被父親鄭政隆推上火線,展開長達十四年的企業領導人修煉之路。

然而,年輕經營者的修煉之路並不平坦。早接班,面對經歷比自己老練的同事與老臣,鄭瑛彬遭受的質疑不少,懷疑他靠父蔭、沒真本事的所在多有;而強勢的領導姿態,曾導致高階主管紛紛掛冠求去。面對管理的難題,鄭瑛彬走過「想服眾,先按捺自己」的階段,從學著傾聽開始,不斷與員工展開觀念改造、思想說服的拔河過程。

磨了十四年功下來,鄭瑛彬用過來人的心情說,「擔任企業的總經理,最少要五年才能看出努力的成果。至於集團的總經理,則要十年到十五年才能看出。」通過時間的試煉,鄭瑛彬從總經理到集團董事長,已非昔日阿蒙,逐漸擺脫生澀趨於老練。

棄守「柔情」衛生紙
面對出走潮,他全面退出家庭用紙,轉攻中國工業用紙市場


隨著台商出走大陸,榮成在九六年時踏上彼岸,九九年,鄭瑛彬為榮成做出重大決定,全面退出家庭用紙市場,轉而專攻工業用紙市場,大陸,自此成為榮成未來營運重心的所在。

這個聚焦的決定,歷經一番掙扎,「柔情」雖獲得市場認同與成功,但台灣市場規模小,動輒殺價競爭,做品牌反而沒錢賺,家庭用紙事業部從對榮成獲利貢獻度最大,轉而一年要虧掉上億元,市場生態已然轉變,企業,也要跟著變。

約當同時,鄭瑛彬花了一年時間跑大陸,跑完後他問了自己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多角化經營對嗎?」第二個問題是「同時做衛生紙、工業用紙、文化用紙三種紙,資源會不會太分散?」

當時大陸內需市場的崛起,從冰箱、電視、家電到電腦資訊用品,樣樣少不了紙箱,工業用紙的市場正要高速成長。幾經思索,鄭瑛彬決定把「柔情」、「得意」品牌以及台中清水廠及大陸蘇州廠工廠全賣給外商寶僑,此舉為公司帶來三十八億元落袋,還淨賺十三.八億元。而另一家關係企業寶隆的紙品業務,在日後開始陸續轉到榮成,轉而定位在休閒產業。

當年的決定,證明鄭瑛彬眼光正確,如今中國大陸的市場規模已經逼近第一大生產國美國的三千萬噸,「大陸市場從二○○○年到今年,成長量就是第二大生產國日本一年的總量九百萬噸。」鄭瑛彬說出驚人的數字,十年的大陸經驗告訴他:「二○○○年前,到大陸投資追求規模,大是錯的,但如今,小是錯的!」

追求規模,是榮成的當務之急,鄭瑛彬說:「即使按規畫到二○一○年,榮成總產能達二百一十萬噸,都已經輸了玖龍、理文。」他不免自責地表示,若是二○○○年時大膽地大舉投資,榮成的競爭力會更理想,「一年是我自己耽誤了,當時膽識不夠吧!」儘管如此,他並不盲目擴充,「擴廠的前提是工廠要賺錢。」

一方面是想贏不能輸的心情,另一方面則是他看準中國市場的潛力,「十年內,中國的前五大將會是全球前五大。」鄭瑛彬想做的,是把榮成帶到躋身世界前五大。

儘管慢了一年,榮成還是加快著擴充產能的腳步。除了當年靠購併手段,在無錫取得的工業用紙廠的產能,將擴產至六十萬噸外,下游紙器廠的擴建腳步也沒慢下來;杭州及上海兩座紙器廠,乃至昆山、蘇州廠都有擴產計畫,連越南,榮成也有二十萬噸的產能規畫。而引進策略夥伴日商丸紅,更為榮成帶來行銷通路、強化重要用紙客戶。

香港掛牌覓生機
投資大陸不得超過四成,香港,成了他的另一條出路


當鄭瑛彬看到大陸兩大紙廠玖龍、理文到香港掛牌,市場賦予極高的本益比,他的市場嗅覺大開,「聞到氣氛了。」他說,台灣市場給的本益比低,對想擴建、需金孔急的榮成,在「募資整整晚了兩年」,以及「台商投資大陸不得超過四成」的急切感之下,鄭瑛彬選擇的出路是到香港掛牌。

事實上,榮成的股價淨值比不到二倍,而香港掛牌的玖龍紙業則在六、七倍之間,企業主會做什麼選擇,答案不難想像。

休閒產業展本色
在硬邦邦的瓦楞紙背後,他同步開展能表現溫度的休閒副業


把重心移往大陸後,鄭瑛彬每年總要往來台灣大陸之間二十多趟,「一年總要一百個落地。」但起落在廢紙原料、硬邦邦的瓦楞紙,以及一疊一疊的紙箱生產工廠之間,鄭瑛彬也同步開展了能展現個性、溫度的休閒產業。

位於上海新天地的知名時尚餐廳T8就出自他的手筆,當年T8開幕轟動武林,台灣企業小開、政商名人到上海必定前往朝聖;而位於杭州與富陽之間的「富春山居」度假村,借名自元朝名畫家黃公望耗時十年的大作《富春山居圖》。

一起建就要做中國大陸最高檔的「富春山居」,才九十個房間,每次球場客人流量控制不得超過八十人,總投資高達二十八億元,如今由榮成持股二七.六%、寶隆持有四一.九%,雖然還未轉虧為盈,但鄭瑛彬說,「開發中國家有兩樣東西可以投資,一是土地,一是銀行。」

若從土地資產觀念來看,「富春山居」的資產價值已翻轉超過一倍,加上人民幣升值,「若四○%投資上限不解除,將考慮賣掉。」果真如此,這片一千八百畝大的土地,有機會使榮成、寶隆成為中國資產股。

朋友對鄭瑛彬個性的共同形容詞,總不脫嚴謹縝密四個字,鄭瑛彬自己則說「齒輪永遠沒有順的時候」,總要不斷調整,隨時維持戰戰兢兢的狀態。

在修飾得乾淨俐落,看來比實際年輕的外表下,鄭瑛彬有長年磨練出來的老成。比起同儕大鳴大放的作風,他謹言慎行,做十分只說五分。儘管如此,華東第三大紙廠應該只是這位少壯老成經營者的序曲,躋身世界前三大才是他心中真正的目標。(更多精采內容,請見《今周刊》536期)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