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四書五經 私塾合法化有譜了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聯合報
  近兩年大陸各地興起私塾辦學熱,不少家長願意送孩子去讀私塾,學習中國四書五經及傳統文化,但在官方正式教育體制,不承認私塾的學歷。不過,中共教育部發言人日前表示,非義務教育以外、例如私塾的各類學校,按照「民辦教育促進法」和「民辦教育促進法實施條例」申報有關部門,按照有關部門程序批准也可以辦。

中共教育部態度的轉變,讓私塾合法化出現曙光。

中共教育部的鬆口,讓昆明乾元堂主人李老師有點吃驚。乾元堂就是一所私塾,偏處一隅,七、八個孩子遠離現代教育的學校,全日制讀中國傳統文化的經典。

中國古代沒有官辦小學,私塾是辦學主要途徑,小孩子讀書啟蒙都自私塾開始。但在現代,為何私塾重在大陸興起?原因不少有理想的教育家及家長認為,現今的教育太功利!

東北新聞網報導,乾元堂主人李老師從自身成長軌跡分析,他也是從學校裡面走出來的。小學時候,李老師寫的文章就在中央人民廣播電台廣播過,他覺得在學校沒學到什麼東西,文化沒有得到多少提升;後來跟著老師學畫西洋畫,決定報考中央美術學院,當時他一位老師給他講了不少中國的傳統文化,對他影響很大,他開始研讀「莊子」、「孟子」等。李老師後來放棄中央美術學院的考試,因為他不想進到體制裡面。李老師說,他自己畫畫更有優越性,今天想上山就上山,明天想閉門不見課就閉門不見客,主動性很大。

昆明文廟大殿側面,一間兩層水泥樓的房子,就是明生書舍。與乾元堂不同的是,它不是全日制,家長在晚上或是周末時,孩子送來接受傳統文化經典教育。

明生書舍創辦人羅明生,認為孩子讀經與現代的學校教育應是很好的互補。在讀經班,所有進來的孩子上課前都要向孔子像鞠躬,向老師鞠躬,教室的一角還放著戒尺。

冬夜裡,明生書舍內人聲鼎沸,廿來個孩子書聲琅琅,外面是等候孩子的家長,有的也在外面跟孩子一起默念。老師教了五小篇內容,大約四百多個字。老師說:「孩子的記性都很好,教幾篇,自己念念就能背下來了。」按照學習的進程,讀經班的課程融入很多傳統文化經典。最先從弟子規、三字經、朱子家訓、千字文開始,此後孩子還會學習大學、中庸、論語、孟子、莊子、易經等多部經典。

羅明生說,辦讀經班,注重的是對孩子人格的培養教育以德為先,學須因材施教。孩子的人格教育第一,有了健全的人格,然後才是知識教育。孩子十三歲以前,學多種知識並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語文學習及德行教育。教育一旦與功利思想結合,就完蛋了。孩子下課後學習古代文化禮儀教育,另一方面又進到現代教育的學校,兩者本身就是一個很好的補充,因為讀經與現代教育同等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