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簡介  
當世界又老又窮


台灣、日本、南韓、義大利及西班牙,目前是全世界最老的國家群。
預測到了二0五0年,六十歲以上的中國老人若自行組成一個國家,則將成為世界第三大國,僅次於印度和中國本身。
面對即將而來的老人海嘯,你,做好準備了嗎?
當過少的年輕人必須供養眾多的老年人時,那會是什麼樣的景象?當家庭人口逐漸減少,家中的老年人將何去何從?
國家需要數百萬名年輕工人,但在國內遍尋不著時,該如何處理?企業如何爭取年輕員工加入?公司為什麼要捨棄那些老年員工?
人口變遷將如何創造或消滅整個產業?社區與國家要如何調整以因應老年公民的不斷增加?誰將受害?誰將獲利?
你也許知道,世界上的人口正在老化,但你可能不知道有多快。到了二○三○年,六十五歲以上人口將達到十億人。這是人類歷史上頭一遭,五十歲以上人口的數量超過了十七歲以下人口。
台灣目前已是全球生育率最低的國家,在面對小孩越來越少、老人越來越多的必然趨勢下,不僅個人、企業、社會與國家,都應好好正視老化世界的來臨,並做好萬全的準備!
泰德•費雪曼為著名新聞工作者,他生動而機智地報導了世界各地的老年化現象,同時也詳實訪談許多家庭、僱主、員工、經濟學家、老人病學家、政府官員、醫療專業人員、企業管理人員與小企業主。在這本及時、精采而且重要的作品中,作者揭露了全球老化令人震驚而彼此連鎖的影響,也解釋了國家、文化與重要的人際關係何以因此有了變化。
當世界又老又窮  
現代人更容易長壽

  然而,有一件事是這位精神矍鑠、頑固得讓人覺得可愛的道格拉斯沒搞清楚的。那就是身為二十一世紀的七旬老人,為什麼他有閒工夫來隱瞞自己的年齡?或者,為什麼他能活到這把歲數?或者,中國人比過去要少依賴傳統醫藥,為什麼他們現在活得比過去健康?或者,最讓道格拉斯的信念難堪的是,為什麼他為了長壽而努力調整飲食、服用中藥與運動,但最終頂多讓他的生活品質提高,卻無法真正延長壽命?

   道格拉斯之所以能樂於長壽,是因為無數原因串連起來改變了這個世界。原本人類經常在少數殺手襲擊下突然死亡,現在卻能控制這些危險而活得更久。教育、公共衛生、都市生活與人權的進步,以及傳染病的消除,這些因素構成了現代醫學的主要成分,它們使人類免於早死,給予人類長壽的喜樂與悲傷。當然,人終究會死,但唯有到了最近,死亡才退到一旁,挪出一塊空間讓數十億人得以活到五十幾歲乃至於更老的年紀。

   劍橋大學的生化學家蓋伊.布朗(Guy Brown)專門研究人類生病時細胞如何失靈,他極富哲思性與科學性的作品《死亡的演變》(The Living End),透過老化追溯死亡的歷史。1布朗考察人類歷史後發現,老化實際上與死亡密不可分。在文明致力改善公共衛生,與現代醫學開始對抗傳染病之前,健康生命的終結通常以快速死亡的方式呈現。布朗說,存在具有二元性。就像電燈開關,人在這個時刻亮起,在下一刻熄滅。「生命的短暫,意謂著死亡也很短暫。人們要不是在幼年,就是在壯年時死亡,因此老化與老人相當罕見,」布朗寫道。「最常見的死因是傳染病、暴力與分娩……總括來說,死亡是快速的,生死之間幾乎沒有灰色地帶。」

   布朗指出,文學與歷史對臨終的描述,要不是「全身發燙的靈魂痛苦地發出囈語……最後在呼吸微弱中死去」,就是突然死亡。「死亡」被當成不祥之物,它橫行世界,攫取生命。陰沉、戴著頭罩的幽靈來到臨終者榻前,將鐮刀揮向受害者,靈魂與肉體當下即分。

   現在,死亡被更精確地描繪成一瓶藥效緩慢發作的毒藥,這種毒藥使受害者受到充血性心臟衰竭或晚期發作時間長達數年的糖尿病的折磨。 進入現代之後,過去的死亡描繪逐漸成為古怪的景象,然而當愛滋病、SARS、豬流感與禽流感這類疫病大舉肆虐時,這種死亡形象又再度生動浮現在人們面前,重新以昔日手法威脅健康的人群。暴力─戰爭、殺人與自殺─仍是世界上最不可小覷的殺手,平均每天帶走約五千條人命。(每十件暴力死亡,就有四件是自殺,老人是最常見的受害者。)

   我們都知道過去曾存在著哪些致命殺手。每當我們填寫標準的健康問卷時,總能輕鬆完成。麻疹、腮腺炎、肝炎、肺炎、結核病、破傷風、氣喘、糖尿病、癲癇。這些疾病中,有些仍然致命,而且確實造成死亡,但死亡率已不像過去那麼高。在公共衛生措施完善的地方,疾病的連禱不再是死神之歌。
   過去許多殺手甚至不再出現在醫師的表格裡。歷史學家威廉.麥克尼爾(William H. McNeill)詳細指出二十世紀以前的人主要的死因。這些因素包括家鼠、大老鼠和蟲子身上的細菌與病毒威脅;還有黴菌、細菌與原生動物。(醫師,尤其小兒科醫師,通常會探聽一個家庭住的地方附近是否有熊、蛇、大型貓科動物或致命的爬蟲類動物。)敗血症發炎,腸胃炎與其他腹瀉疾病,骨折與牙齒斷掉產生的併發症,甚至肌肉扭傷都可能加速死亡。2即使是用來療養身體的地方也會要了大家的命。舉例來說,羅馬的公共浴池在白天某些時候吸引患者前來尋求治療的力量,而在另一些時候則是吸引身體健康的人來尋求休養與安寧。3但是這些浴池很少刷洗,泡在池裡就像在巨大的細菌培養皿裡頭打滾一樣。
   與今日相比,過去的人通常活到幾歲?布朗指出,十六世紀的倫敦,五分之一的孩子活不過周歲,再有五分之一的孩子活不過五歲,直到十歲之前,孩子的死亡率都相當高。4十歲到四十歲,人們相對健康,但過了四十歲,死神將再次上門。從童年晚期到中年,過去的人在這段時期固然比較健康,但還是比現代人容易死亡,相較之下,現代人可沒有這麼容易喪命。

   在十六世紀的倫敦,有些人的確能活到六十幾歲或甚至更老的年紀,但這種情況並不常見。過去就跟現在一樣,一個人只要活到一定歲數,就可能活得更久。十七世紀的英格蘭人如果能活到二十五歲─只有一半左右的英格蘭人能活到這個歲數─大約有百分之六的機會可以活到八十歲,5這已經接近當時壽命的上限。人們看見八十五歲的長者,恐怕就像看到獨角獸一樣稀罕。6過去,孩童與四十歲以上的成年人是屬於容易死亡的一群,這種現象就像災難性的天候或喜怒無常的統治者一樣,對於當時的日常生活有很大的影響。生命必須不斷地適應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