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贏在好故事 說出好錢途/蔡康永 打開人生背後故事 創造十倍身價

【文/林讓均】

前言

《康熙來了》長紅八年的祕密是什麼?答案除了是蔡康永和小S搞怪麻辣的主持風格之外,還在於蔡康永總是能引導來賓說出好故事的過人本事。


一個節目連續做了八年,平均收視率還名列前茅,讓全台灣每天約二十五萬人守在電視前等著收看;甚至紅到中國,每一年在網路視頻上的點擊量就超過十五億次,這就是讓華人圈瘋狂的訪談節目《康熙來了》,《康熙》能夠長壽又大紅,背後有什麼神祕配方?


訪談節目是低成本、快速產出的節目,在眾多競爭者中,《康熙來了》能夠勝出的關鍵就是「故事力」,讓上節目的名人在最短時間內,說出最精采的人生故事!


不只是說你想說的 還要是聽眾有興趣的


「故事,是傳遞生存之道最簡捷的方法、恐怕也是唯一的方法!」《康熙》主持人之一蔡康永,一語點出節目的核心競爭力,人們喜歡聽別人說故事,其實是遠古以來的生存本能。


「遠古時期,資訊來源有限,面對未知的世界,只能靠說故事的方式來傳遞生存法則!」劉海染著一抹金黃的蔡康永舉例,當時熊可能還沒名字,遇過熊且知道具有危險性的人,只能對同伴比手畫腳描述長相、特性、遭遇的後果是什麼,而那些沒聽到故事的,遇到熊很可能就活不了了!


寒流來襲的冬日,蔡康永受訪的前一刻,他正好錄完知名製作人王偉忠的節目,鮮少接受專訪的他這次破了例,一方面因為偉忠哥盛情邀約,一方面則是因為「如果不走出《康熙》攝影棚,很多事情,我是不會知道的,我不想只活在自己的世界裡!」他說,連受訪他也在訓練自己觀察、蒐集、淬鍊說故事的能力。


訪談一開場,蔡康永就說了一個有趣的故事:「一隻小白兔去釣魚,釣了半天,一條魚也沒有;第二次,小白兔又去釣魚,依然無功而返;第三次牠還沒把釣竿放進池塘,一條魚就氣沖沖跳上來罵道:『你如果再拿紅蘿蔔釣我,一輩子都休想釣得到!』顯然,小白兔活在自己的世界裡,以為紅蘿蔔是全世界最好吃的食物。」


曾獲○五年金鐘獎最佳節目主持人獎肯定的蔡康永以此來比喻,許多人從自己的觀點出發,根本就搞錯「說故事」的要義,說故事不只是說一個你想說的故事,還要說聽眾最有興趣的。


《康熙》把蔡康永推上生涯的巔峰,而他很清楚「故事」在其中發揮的關鍵力量。「我們的節目中只講『故事』,不談『意見』,如果真要談意見,那一定得先講一個故事!」蔡康永解釋,意見是一條條的結論,如果只談意見,那是在上課,而不是做節目。


「每一條意見背後,一定有個故事,看你願不願意說出來而已!而主持人的工作,就是把這一個個故事給引導出來!」蔡康永說。節目中,只見拉主調的蔡康永猶如解牛的庖丁,因為善於聆聽又清楚故事的肌理,幾個問題就能輕鬆切入話題的核心;而無厘頭的小S徐熙娣,則像是愛搞創意料理的廚娘,總是隨興加麻添辣,讓節目爆出不少火花。


如此麻辣犀利,又得掏心掏肺的節目風格,令藝人們又愛又怕:大咖如王力宏、孫燕姿,都曾坦言害怕上《康熙》。但另方面,《康熙》縱橫全球華人圈的收視保證,卻又讓名嘴李敖不惜以「撤銷對小S的提告」為誘因,爭取上《康熙》的機會。


說故事需要後天的培養及訓練


說故事,不是天生就有的能力,它需要後天的培養及訓練。父親蔡天鐸是太平輪所屬的中聯公司負責人,來台灣之後成為知名律師。再加上他是父親五十多歲才得到的「老來子」,備受寵愛的蔡康永,在達官顯貴進出頻仍的大宅院中長大,養成早熟而敏於觀察的個性。


從小他陪著父親看京劇,自己也曾粉墨登台。「京劇裡面都是故事,有些也沒什麼特別的道理,但就是很有趣!」也許是大量吸取故事,加上不怕在眾人面前表演,這讓從幼稚園即就讀「私立再興學校」直至高中畢業、當了十五年班長的蔡康永,參加各種演講、辯論等國語文競賽,練就了說故事的能力。


他曾在受訪時提到,「努力比賽得獎」只是為了換取讓自己不被打擾的小小特權,「因為只要說要練習演講,就可以消失不見!」從小就是明星的少年蔡康永,當年為了國語文比賽而嫻熟於說故事技巧,但真的震驚於故事的魅力,則在高中時期。


故事必須把「爆點」放在前面


高中時,他迷上了看電影。「電影院那一、兩個小時,讓我進到另一個世界去,因為太入戲,還常常被銀幕旁『某某某外找!』的廣播文字嚇到!」蔡康永笑說,他因此深受西方藝文的影響,大學時轉系念外文系,一天到晚閱讀西方名著,最後出國深造也選讀電影研究所。


二十多年前,好不容易出國留學,讀的竟是「電影」,蔡康永父親那些達官顯貴的朋友們不能理解,但疼兒子的蔡天鐸,還是讓蔡康永走自己的路,蔡康永也就從電影創作一路翻進廣電圈,當起了廣播、電視的主持人...【全文請見今周刊784期


■《今周刊》784期更多精采文章《立即加入今周刊粉絲》

(精采影音專訪,請立即連結《今周刊》官網 http://www.businesstoday.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