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簡介  
 
當世界又老又窮


台灣、日本、南韓、義大利及西班牙,目前是全世界最老的國家群。
預測到了二0五0年,六十歲以上的中國老人若自行組成一個國家,則將成為世界第三大國,僅次於印度和中國本身。
面對即將而來的老人海嘯,你,做好準備了嗎?
當過少的年輕人必須供養眾多的老年人時,那會是什麼樣的景象?當家庭人口逐漸減少,家中的老年人將何去何從?
國家需要數百萬名年輕工人,但在國內遍尋不著時,該如何處理?企業如何爭取年輕員工加入?公司為什麼要捨棄那些老年員工?
人口變遷將如何創造或消滅整個產業?社區與國家要如何調整以因應老年公民的不斷增加?誰將受害?誰將獲利?
你也許知道,世界上的人口正在老化,但你可能不知道有多快。到了二○三○年,六十五歲以上人口將達到十億人。這是人類歷史上頭一遭,五十歲以上人口的數量超過了十七歲以下人口。
台灣目前已是全球生育率最低的國家,在面對小孩越來越少、老人越來越多的必然趨勢下,不僅個人、企業、社會與國家,都應好好正視老化世界的來臨,並做好萬全的準備!
泰德•費雪曼為著名新聞工作者,他生動而機智地報導了世界各地的老年化現象,同時也詳實訪談許多家庭、僱主、員工、經濟學家、老人病學家、政府官員、醫療專業人員、企業管理人員與小企業主。在這本及時、精采而且重要的作品中,作者揭露了全球老化令人震驚而彼此連鎖的影響,也解釋了國家、文化與重要的人際關係何以因此有了變化。
 
生前最後的居所

  哈利.霍布森(Harry Hobson)是薩拉索塔歷史最悠久的連續照護退休社區(CCRC, continuing care retirement community)的執行者。與他一起走過普利茅斯港(Plymouth Harbor),有點像在慈善晚會上逐桌敬酒。在一月到四月的旺季,薩拉索塔的市民組織與慈善團體會舉辦大約一百場活動。普利茅斯港是美國兩千多處連續照護退休社區的其中之一,這些社區總共容納約六十萬名居民。

絕大多數的社區規模不大。普利茅斯港位於市場的最頂端。它擁有廣泛的生活設施,允許居民在健康良好的狀況下遷入與擁有自己的公寓。往後當居民的身體日漸衰弱時,他們可以繼續待在普利茅斯港,選擇在自己的房間接受照護,或搬到另外的公寓,以便在日常活動(如沐浴與飲食)上獲得協助。如果他們的健康出現障礙或手術後需要復健,這裡也有全天照護的單位。對絕大多數居民來說,普利茅斯港與其他連續照護退休社區一樣,是他們生前最後的居所。事實上,這是一項超頂級的長期照護保險政策,以豪華高層公寓的形式呈現。

   普利茅斯港居民的平均年齡是八十五歲左右,他們的平均財產淨值位於財富金字塔的最頂端。要住進這個社區,代價非常昂貴,而且每月還要支付極高的金額。醫師、高薪律師、華爾街金融業者、專利權人、擁有大量存款與優渥退休金的教授、企業主管、有錢的寡婦、賣掉別處昂貴住宅的人,以及其他幸運兒將這個地方當成自己的家。這些人閒聊的內容可以上溯過去一個世紀,總和起來則是可達數千年的集體記憶。霍布森受到社區居民的熱烈歡迎。他善於引導居民說出自己的人生故事,而且勤跑各處大廳、聆聽一樁樁活歷史。霍布森駐足於一張桌子前面,旁邊是一名坐在輪椅上、身材高瘦相貌莊嚴的男子。這個人會說中文,在二次大戰期間,他服役於美軍,是小羅斯福總統(Franklin D. Roosevelt)派往中國直接聽命蔣介石指揮的美國軍官團成員。他正向同社區的一名居民談到今日的中國,而霍布森從旁做了介紹。原來這個人曾目睹毛澤東與蔣介石在日軍撤出中國時舉杯祝賀。他說他看見他們舉起杯子,只見他們啜飲幾口,不久,兩人就兵戎相見。這是個令人驚奇的故事,霍布森說他總能講出令人驚異的事情。霍布森私下告訴我,這名坐在輪椅上的高大男子正與末期癌症奮戰,少了他大家一定會很難過。

   接下來,霍布森拜訪了一位曾在世界最大消費產品公司任職的大人物、一些實業家、前外科醫師以及前五百大公司執行高層的年邁父母。簡單地說,這些人已列入名人榜,他們總會收到厚厚一疊邀請函,都是一些需要穿著正式禮服參加的募款餐會。

   普利茅斯港只是這個地區諸多老年住宅的其中之一。《老年生活選擇黃頁》(Yellow Book of Senior Living Options)有一百七十八頁,登滿了適合愛好活動的老人與不那麼愛好活動的老人居住的社區廣告。這些廣告大部分使用極為平凡且能任意更換的照片,例如微笑的銀髮女性穿著清爽的短上衣、戴著大耳環與胸針。而且絕大多數社區的名稱也可任意代換,例如「橡樹」這個、「松樹」那個,「日落」或「棕櫚」某某。許多廣告展示的房間與安樂椅實際上並不是那麼舒適,但還是讓狐疑不定的衰弱老人禁不起誘惑。在西佛州,爭取居民的競爭相當激烈,各社區很容易獲得入住者的高度評價,因為這些人喜歡待在南方,他們的意見成為來此購物的潛在消費者必需的訊息來源。

   根據退休社區的不同,居民擁有的生活設施也有很大的差異,這取決於社區設立的年代、設立時的法規與市場力量,以及社區所服務的顧客年齡與需求。有些社區完全是營利性質,有些則是基金會與捐款人管理的慈善組織。還有一些社區精心混合了營利與慈善兩種性質。老年住宅的產業為那些粗劣結合營利與非營利部門的人士創造巨大財富。舉例來說,建設計畫可能牽涉某家開發商,由這家開發商負責建設老年住宅,並且將其出售給非營利的慈善團體(其實這個團體是開發商自己設立的),然後再透過其他(同樣還是開發商設立的)企業簽下以「慈善」為名的獨占服務契約,將居民牢牢綁死在(依然是開發商設立的)營利組織提供的餐飲計畫、醫療與其他核心服務上。如果事情演變到很糟的狀況,迫使居民提起訴訟,那麼居民會發現他們提告的對象只是個空殼公司,沒有人需要負起法律責任。這種合法的詐術非常複雜,居民很難看穿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