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ers雜誌》杜書伍:不停換工作,只會浮在半空中
06 / 06 / 2006

文——羅儀修/特約攝影——陳奕先

雙排扣西裝、兩撇小鬍子、灰白相間的頭髮;這是你所知道的杜書伍:嚴格、自律、比老師還像個老師。

   每週勤練土風舞、跟人家比舞技、經常為班上辦舞會;這是你所不知道的杜書伍:愛玩、親和、餘興活動的策辦人。

   年逾半百的杜書伍,提起學生時代愛跟人飆舞的興趣,笑得合不攏嘴。

   這位帶領聯強國際成為亞太第1大資訊通路商的CEO,在離開校園之前,動如脫兔;但走入職場後,卻靜如處子,轉為沈斂、溫謙。唯一不變的,是他做任何事的投入和專注,以及不斷思考、隨時和自己的經驗對話。

   這樣的轉折點,可以說來自於上大學後的 「危機感」 作祟。

   杜書伍說,在全台灣電腦不到2、3台的時代,去念一個控制與計算工程系(現為交通大學電機與控制工程系),是很怕找不到工作的。因為有深切的危機意識,他便積極選修商管相關科系,讓自己的主學科,和其他專業知識連結。

   而他所為人津津樂道的創業經驗──和大學同學在新竹合開「酒精燈唱片行」,將每張唱片賺到的1塊錢,捐贈給慈善機構,還吸引故總統蔣經國先生前往巡視的往事;事實上,有一部份的動機,是他想藉此了解怎麼樣經營一家唱片行。

   他在1976年進入神通電腦,一待至今30年。他無時無刻不在動腦,公司大小事一肩擔,主動擴大工作的範疇。從技術、業務,到行政管理職:寫程式、開發電腦、推廣業務、創辦《微電腦時代》雜誌(1986年還榮獲金鼎獎)、後勤管理等等;進職場8年,杜書伍就把一間科技公司的裡裡外外,徹底掌握。當時他不過32歲。

   杜書伍認為,職涯是一個在大悟中開徹的過程。 新鮮人剛出社會,要從最基本的事務、從一個單點很投入去做,然後再慢慢拉大工作的廣度。學會又精又廣,才能成為一位大將。

   大學以前的我,還滿愛玩的,一個星期跳3天的土風舞,也沒有在念書。跟人家比的都是,我會幾百支舞,舞技當然很好啊(笑)。但後來因為要聯考,我就趕快收心去讀書。

我經常說,大學是事業的先修班,你念了什麼,將來你出社會就靠著大學所學的專業領域當作敲門磚,你才能進入那個領域去發展。

大一就怕找不到工作

   我大學的志願是自己填的,就專挑電子方面的科系填。填填填,看到控制與計算機,覺得這個應該也是電子的吧?所以就見詞生義,選了這個科系。

   當時台灣只有2、3部電腦、價格又貴,念這個科系其實很怕失業、怕找不到工作,所以我的危機感很強。因此,我就花了很多時間,選修很多課程,除了鑽研本科專業,還去學習經營管理的知識,希望多增加自己的競爭力。

幾乎所有時間,我都盡可能去想,怎樣多增加一點經驗,盡量去實習, 所以才會和同學一起開唱片行。一方面由於它是做公益,一方面也是把它當作實習的機會,去了解如何經營一家唱片行。

   那時我負責採購,因為家住台北,我每星期回家時,就會去批發唱片回新竹賣。這才知道唱片有多重,那一整疊一整疊都是塑膠塊,我每次扛兩疊,走個10步路就要休息一下。當時又沒錢坐計程車,就這樣扛扛扛。反正,歷練嘛。

堅持自己的信念

   我們那個時代,整個社會還是一個滿貧困的時期,加上自己的危機意識和企圖心,所以心裡總是存著一個觀念,就是努力培養自己,才有好的發展。

   那時我相信,將來的微處理器應該會普及,會有很大的市場空間,所以就抱持這樣的信念,一頭鑽入職場。

   我認為,出了社會不是像在學校一樣選課。不能老是在想:我第1份工作要做什麼、第2份做什麼、第3份做什麼;從哪裡轉到哪裡、再轉到哪裡。不是這樣子的, 應該相信「行行出狀元」的道理 。每一個行業都會有發展,關鍵就在於,你 能不能真正的投入,變成那個行業的頂尖高手。

先有專精,再求廣度

   尤其,現在媒體資訊的流通相當多元, 年輕人可以接收到的訊息很多。但最大的問題就是,他對於實務及執行的經驗是非常少的。 以至於他當學生時,什麼都會;但真的要工作,就什麼都不會。

踏入職場,要求專業、專精,要在某一個領域裡面比別人都強。 很多人最大的毛病就是,不停地換工作,最後反而變成浮在半空中,滿天是金條,要抓卻沒半條。談起來好像都很懂,但是做起事來,卻沒有一樣做得出來。所以, 出了社會,專精就是要修練的第1個主軸。

   用一個圖來表示:橫軸是時間,縱軸是專業的精度和廣度。 在學校時,你要追求廣,但是一踏入社會,就要立刻掉到某一個單點,然後非常精深地鑽研。之後,再慢慢擴大廣度,讓它在10年後提升到一個高度。 這樣才能培養出既精又廣的能力。

   這個轉折點是很重要的,否則就沒有辦法讓自己 低下頭來,去鑽研實務面,真正細緻地學習專業的內涵。

不要排拒任何小事

   我們以前念書的時候,會念到「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現在我認為,所謂的少壯,是從你就業的時間算起。你在前面不努力,基礎沒有打好,你後面就免談。

在職場,任何一個很low end(末端)的事,你都應該要做。 一般人很難想像,早期我們設計開發一套電腦出來,根本沒有辦法為它做一個殼。我們就用木頭做一張桌子,然後把電腦build in(嵌入)在裡面。

   為了讓電腦通風,還得拿電鑽在桌子的側板,一個一個鑽洞,就像蜂巢一樣。鑽得不好,鑽斜了,可能兩個洞就打通了。因為有做過,我才會知道怎麼鑽。像這種最基本的事,即使是非常dumb(無聊)的工作,你在剛入職場的時候,能夠碰到的你都要去做。

   在你做了很多小事,知道裡面有哪些訣竅後,一定要多思考,把你所經過的點點滴滴整理一番。 唯有不斷的思考,你才能體悟到更多的觀念跟意涵。否則你做了很多,每個都很零碎,就無法體悟到更多的事。

樂於承擔挑戰

   我在進公司約2個月時,因為是菜鳥,主管對我沒有很高的期望。剛好公司要趕一個軟體研發計劃,原來的負責人因故無法執行,所以公司就問我能不能做。其實我當時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但是我那天晚上就沒睡覺,直接動手做。等到隔天我回覆老闆,不是跟他說我能不能做,而是告訴他我做得差不多了。

   半年後,公司業務主管離職,沒有人接手。主管就問我,願不願意做業務?我接了,但那時沒有人接我技術部門的工作,所以我就一個人做兩件事情。

   每天一早,我就出去拜訪客戶,回到公司已經是下午6點了。晚上再幫客戶上課,教他們了解相關技術。10點多上完課,回家洗個澡,再繼續研究技術資料。那時我幾乎每天工作超過16個小時,大約持續了1年。即使後來有人接替我做技術支援,我因為工程師習性不變,還是會自己研究產品的技術資料。

豐富你的工作

   那時,我認為值得做的就去做,所有時間我能拿出來用的,我就用。講嚴苛一點,那時沒有什麼下班生活,下班後大概唯一就是睡覺,因為睡眠時間已經很短了。而我 只是不斷地enrich(豐富)自己的工作,主動擴大我的工作內涵,也不停去想,怎麼樣把事情做好。

   我在做業務推廣的時候,為了讓它更有效益,我就跟公司提議要辦雜誌,就是《微電腦時代》。剛開始,真的很刻苦,每個月的預算只有5萬元。我不敢跟老闆要很多錢,也不敢說要增加人力,因為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辦得起來。所以我就白天做業務,晚上做編輯,要自己去找稿、翻譯,甚至自己寫稿。

   1984年時,我跑去管行政。那時只是覺得行政的步調趕不上我業務的需求,為了解決問題,我就跳進去管。沒想到學了好多,所有柴米油鹽醬醋茶的事,我都學過了。 當時我才32歲,算起來只有8年的工作資歷,但因為我每天上班15個鐘頭;可以說,那時應該有12、13年的經驗累積了。 後來有機會獨當一面,去建構通路事業,也是自然而然的事。

   這只是過去的經驗之一,很多東西是一種醞釀,你要醞釀得快,或是醞釀得多,就看你下多少工夫。尤其, 當你未來要成為一位高級主管,你所需要的經驗面向就要廣。你對事務的判斷力,就是靠這個更廣大的經驗,來提高你的決策品質,不能只守在小範圍裡。

著迷工作,就慢慢「浮」上去

   如果你很投入於工作,大約2∼3年,你就能體悟到工作內涵的know-how,是如此迷人。它會變成你的興趣,讓你著迷於追求那個know-how的喜悅,然後就像滾雪球一樣,你會越陷越深。

   因為很投入,你也會有一定的成績,所以在老闆心中,你會建立一定的credit(信用)。當你提出更多的計劃,你所獲得的支持度就越高。公司就會給你資源,給你員額,自然而然你就會越做越大。

   所以我常講, 人是浮出來的,不是爬上去的。 不是說你想要,你去抓、才往上爬。大家都說職位的階梯是爬上去的,但是我以個人的職涯來看,職位卻是浮上來、不是爬上去的,因為下面的水越來越多,你自然就浮上去了。


杜書伍小檔案
聯強國際總裁兼執行長,1952年出生,畢業於交通大學控制與計算工程系,1976年進神通電腦任研發工程師,歷任聯通電子總經理、神通集團副總經理。1988年,聯通電子改組成立聯強國際,並擔任總經理。2003年,聯強營業額突破千億,成為亞太區最大資訊通路商。

   (本文取自《Cheers》雜誌2006年5月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