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人物    
33歲中國公路大王 4年暴富神話破滅

引發上海政界大地震的爭議人物

他「拆借」社保基金,拿人民的「養命錢」,收購公路、投資股權……只為了替自己架設一條財富高速公路。

文●顏鐵生

他,三十三歲,去年登上《Forbes》中國富豪榜第十六名,身價人民幣四十九億元(約合新台幣兩百億元)。沒人清楚他的財富從何而來,直到今年七月上海社保基金醜聞案爆發……。

他,叫張榮坤,身高一米八,對儀表裝束很講究,在大陸有「公路大王」之稱。擔任福禧投資控股董事長、上海電氣副董事長,也是最近引發上海「政界大地震」的人。而這次張榮坤在上海引發的風暴,在台灣大概只有一九九五年發生的「楊瑞仁事件」可以比擬。

時間拉回八月三日晚上,北京中南海,正舉辦前國家領導人江澤民八十大壽的暖壽宴。八月十日,《江澤民文選》發表,現任國家主席胡錦濤還領著文武百官認真學習江澤民思想。

醜聞爆發:三名高階被抓 整肅官員行動一路向上發展

然而,當北方高官忙著為「上海幫」最高領導籌備賀壽時,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簡稱中紀委)的一組人馬卻悄悄在南方的上海開始「抓人」。

七月十七日,上海社保局局長祝均一率先被「雙規」(編按:指共產黨員被要求在規定時間、到規定地點接受黨的調查),一週後,張榮坤夫妻證實被約談,一場鎖定上海官員進行整肅的行動開始向上發展。

八月二日,張榮坤擔任副董事長的上海電氣,幹練的副總裁韓國璋在開會時被帶走,隨後被證實「雙規」。十一天後,上海電氣董事長王成明也被「雙規」。事情還沒完,負責監管上海電氣的上海市副市長周禹鵬、與祝均一關係不錯的上海慈善基金會副會長余慧文,都傳出被調查,其中,余慧文的先生是江澤民的嫡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黃菊。

上海電氣是上海市政府轉投資的重點企業,股本人民幣一百一十九億元(以下幣別均為人民幣),過去三年獲利成長亮麗,總市值一度超過三百億元。如今,董事長、副董事長、副總裁三名主管都被抓,在香港掛牌的公司股票被迫在一週內兩度停牌,迄今尚未恢復交易。

這個案子發展至今,不是只有一家上市公司停止交易,還牽扯一個擁有五家上市公司的集團企業、中國管理資產規模最大的基金公司、以及一個擁有四條高速公路、兩家再保險公司的投資集團。第一個被「雙規」的官員祝均一,還為此辭職下台。

掏空公司或官商勾結在中國大陸一點都不稀奇,能讓市一級領導下台,同時送三個黨員被「雙規」的卻不常見。張榮坤不過三十三歲,如何捅出這麼大的風暴。

快速發跡:三年拿下四條路權 靠鉅額捐款打造慈善家形象

一切得從四年前說起,二○○二年二月七日,出身蘇州的張榮坤,在上海設立福禧投資控股,資本額五億元,公司成立才滿月,就在三月二十六日與上海市政府所屬的上海市城市建設投資開發總公司(簡稱上海城建)簽約,以三十二億元買下滬杭高速公路三十年的收費經營權,創下「以民間資本進入基礎設施領域」的先例,張榮坤從此聲名大譟。

隔年,再以五十億元收購嘉金(上海嘉定至金山)高速公路二十五年收費經營權。短短三年之間,這個原本名不見經傳的年輕商人,共拿下四條高速公路的收費經營權,管理高速公路的總里程數超過兩百公里,從此得到「中國公路大王」的封號。

不只搶標高速公路收費經營權,張榮坤還大舉收購中國財產再保險公司、中國人壽再保險公司股權,二○○四年並趁著上海電氣進行股權改革,原屬上海市政府的股權在限期內必須對民間釋股,一舉收購上海電氣逾八%股權。

連年大舉收購,讓福禧投資到今年六月底的資產,膨脹至一百三十六億元,扣除負債後淨資產為五十三億元,與張榮坤一九九○年時以人民幣三千萬元在蘇州創業起家時相較,十五年間,這個年輕富豪的資產膨脹了一百七十六倍。二○○四年在《Forbes》中國富豪榜上排名第十九,○五年更前進到第十六名。

不只賺錢本事高,張榮坤更擅長用慈善捐款來經營關係。○二年他的福禧投資,本業獲利約二千二百萬元,但這一年卻捐贈超過二千七百萬元,讓公司反呈虧損。因為累計捐款超過三千萬元,去年他被排入「中華百位慈善人物」,在九名入榜的上海人中排名第五。他還當選上海的慈善之星,成為上海慈善基金會的副監事長,與「上海幫」靈魂人物黃菊的太太余慧文一起做慈善。

非法搬錢:挪用社保基金 借款三十六億,只還了兩億

單看福禧的投資組合,其實與國際當紅的私募基金沒啥兩樣,都鎖定收現金的特許行業進行投資,不但收益穩定,前景更是看好。福禧在今年三月,發行十億元的短期融資券,從市場募集資金,是首家獲准發行短期融資券的民營非上市公司。

成功企業家和大善人的光環,並沒有擋住外界對張榮坤資金來源的質疑。特別是被他收購的滬杭高速公路收費員,因為待遇福利被調整,乃不斷對外檢舉。沒想到,這群小收費員的檢舉函最後竟戳破了「公路大王」四年暴富的神話。

中紀委介入調查後,大家才知道,原來張榮坤四年前賴以發達的第一筆收購資金,是向上海市企業年金發展中心「借」的,四年下來,張榮坤的公司共向這個公家單位拆借了三十六億五千萬元資金,還款金額則只有兩億元。這個社保基金監理單位(相當於台灣的勞保局)到去年底管理資產規模達一百一十億元,一樁非法挪用社保基金的醜聞因此爆發。

社保基金是退休人員的「養命錢」,資金運用和台灣一樣,規定甚嚴。只能放銀行收利息、或是買國債,再來就是委託專業券商代為操盤。但是,投資國債和放定存年報酬率只有二%,借給福禧拿到的利息高達七%,站在張榮坤的立場,這不過是「用自己的錢買自己的路」,有何不可。

而且「路又不會跑掉,收益穩定」,更何況,透過這樣的安排,就能讓「不會動的社保資金投資出去。」一位熟悉福禧投資運作的人士如此評論。

根據上海媒體調查,張榮坤投資最大的嘉金高速公路預計今年九月就可完工通車,屆時這條通往上海F1賽車場的高速公路收費權可以抵押給銀行取得資金,回收的資金剛好可以還清向社保基金拆借來的貸款,慈善富豪就可成為貨真價實的「公路大王」。不過,差了三個月,張榮坤的如意算盤終究未能實現。

神話破滅:資金回補不及 調查小組不罷手,殺雞儆猴意味濃

張榮坤發達的資金來源有問題,收購高速公路、趁上海電氣進行股改收購股權的資產移轉過程也有問題,在在都散發類似台灣進總統府「吃水餃」的韻味。公司內部人士案發後接受媒體採訪甚至表示,中紀委不來查的話,他們很快可以賺錢還債,把事情擺平,完全不認為這有什麼錯。

對比台灣的楊瑞仁事件,當時擔任國際票券公司外交割員的楊瑞仁,利用公務之便,盜開商業本票,再向台銀信託部貼現,投入股市炒作股票。證管單位在調查市場主力鄭楠興的資金來源時,意外發現主力背後竟有這樣一位神秘金主在供輸資金,才把這個年輕交割員送進牢房。

在大陸,張榮坤扯出的社保基金醜聞,規模比楊瑞仁捅的樓子要大。不但牽扯上海市政府官員被抓下台,八卦焦點還在猜測,去年一系列的房價壓制,首先拿上海幫開刀,甚至有一段時間,黃菊很少在媒體上露臉,就有人在議論紛紛,猜測江澤民交棒後上海幫的最後去向,而這次張榮坤事件把上海市政府幾個高層扯進去,不免讓人聯想:政策風向又改了,殺雞目的是要儆猴,被抓的局長或董事長應該並非真正打擊對象,案情隨時可能擴大發展。

被「雙規」的祝均一被此間觀察家視為重要指標,這是上海市開放改革近三十年來,首次局長級幹部因為操守事件下台。由北方來的中紀委調查小組,似乎還沒罷手,到底還有多少人要被「雙規」,上海人都在等著看。

張榮坤用人民的錢,為自己架設了一條「財富高速公路」,同樣的情況在台灣也不時看到。在一切尋求「高速」成功、壯大的氛圍下,很多事變得理所當然,只要你敢、有關係,就算是政府的錢,都可以掏出來用。只不過,速度可以成事,也會讓人翻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