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劃    
郭台銘、施崇棠、林百里、李焜耀的四角習題

鴻海 vs.非鴻海電子大戰開打

文/郭庭昱

最近,鴻海高層針對電子業競爭態勢,展開沙盤推演。華碩與技嘉合作,明顯為了對抗鴻海;鴻海買廣達、買明基的流言四起。一哥的強勢會讓電子四哥合作或分裂?鴻海與非鴻海陣營的對決,已經拉開序幕,兩軍對陣,目前郭台銘掌握發球權,對手就是施崇棠。

八月八日,華碩與技嘉宣布合組新公司,結束十幾年來在主機板業的競爭;業界人士普遍認為,通路市場上的殺價夢魘將有效舒緩,對於產業生態是件好事。另一方面,華碩帶頭,至少在電腦領域,形成一股勢力,抗衡日益坐大的鴻海。

「第一」才有錢賺 郭台銘以購併擴張版圖

鴻海董事長郭台銘在今年股東會上說:「電子業第一名有錢賺,第二、第三名是賺小賠大,第四、第五名是有時賺、有時賠,六名以後,是等著被收購」,對照近期鴻海購併相機龍頭普立爾,華碩與技嘉結盟,華碩購併通訊廠亞旭,以及精英購併筆記型電腦廠志合,郭台銘的預測相當準確,鴻海與非鴻海間的戰爭將日趨白熱化。

近年來,鴻海在郭台銘的帶領下,有如成吉思汗般征戰電子業,從零組件、機殼、桌上電腦、遊戲機,到手機、通訊產品等,版圖愈做愈大,不但穩居台灣最大民營製造業,也是中國出口企業第一名,香港上市的手機代工廠富士康,更將在九月十一日納入恆生指數成分股。

電子業成長減緩,鴻海又經常扮演「價格屠夫」,在代工領域攻城略地。非鴻海陣營公司的利潤率不斷出現「保五」、「保六」的警報,整併不得不加快。投資人對於技嘉與華碩合作反應冷淡,消息見報後,技嘉的股價僅小漲二毛錢,並未享有和華碩合作的「龍頭溢價」,顯見這是求生存必要的動作,目前看不到加分的效果。

其實,華碩和技嘉這樁策略聯盟,不管從財務面或者業務面來看,條件頗為詭異,與以往電子五哥合作案大不相同。華碩出資四十億元,持股四九%,技嘉則以主機板事業部作價,持股五一%,華碩出錢、技嘉出力,兩者平分新公司的獲利。

拒絕技嘉財務黑洞 華碩策略採「不沾鍋合作」

首先,從財務面分析,在主機板這個年成長率僅一成多的行業,兩大龍頭合作,實在不需要多餘的資本,但華碩卻出資四十億元現金,技嘉每年認列的獲利平白少掉一半。

和華碩合作以後,技嘉的資本額還是一樣,如果技嘉不減資,實在不符合資本效益,EPS(每股稅後純益)將可能遭到稀釋,最近又傳出合作的新公司必須付給技嘉權利金,每年約十億元,作為使用品牌的成本,果真如此對技嘉不無小補,但將擠壓華碩的利益。

對手上現金多多的華碩而言,四十億元算是小兒科,新公司獲利只要比銀行定存二%好,一年認列獲利在八千萬元以上,加上能減緩主機板殺價,對於華碩本業有利,從機會成本的角度,基本上還是賺錢的合作案。

其次,從業務面觀察,主機板是技嘉最重要的事業,但今年開始卻頻頻傳出求售消息,買家除了華碩,競爭者就是鴻海。

技嘉的主機板有部分交由鴻海代工,在尋找合作對象時,也傳出鴻海入主的消息。鴻海以富士康的品牌,在中國低階主機板市場有一席之地,如果加上代工,產量將近是華碩的一半,居世界第二大地位,一旦鴻海與技嘉合作,對華碩是一大壓力,在「買保險」的心態下,華碩急著拿下技嘉。

不過,華碩為何不像買亞旭一樣,將主導權統一,直接購併技嘉?除了台面上所提由技嘉主導新公司以外,其實有難以明說的顧忌。

資深業界人士說,主機板事業一直是技嘉的「金牛」,但利潤貢獻如江河日下,技嘉幾年前也開始轉型,踏入筆記型電腦及手機,但卻尚未成功,反而砸下不少成本,一直還在賠錢,算是「問題兒童」的部門。

據了解,技嘉主機板事業部的人員,眼見辛苦賺來的利潤,不斷被筆記型電腦及手機部門侵蝕,一直不見效果,內部早就有所抱怨。而華碩也了解這一點,採取現金入股,並未把主機板業務併到新公司,就是預留伏筆,萬一有變數,現金容易撤出來。另一方面,只和技嘉主機板合作,也可以避開技嘉筆記型電腦及手機的爛洞。

產業趨勢走向整併,公司間的文化又大不相同,在諸多的考慮下,華碩採取「不沾鍋合作」的策略,技嘉則是走一步算一步,先讓核心部門靠向龍頭,至少避免日後的「邊緣化」危機。

最近,電子業龍頭大廠頻頻固樁,廣達出售廣輝,聚焦ODM業務;明基買下西門子,專攻手機品牌;華碩專注於水平整合,分別和研華及技嘉合作,並吃下亞旭。從整併的角度看,還是郭台銘起步最早,從一九九九年到二○○三年間就展開一連串的零組件垂直整合計畫,拉開與電子大廠的差異化。

六月間,郭台銘與集團內的幾位大將開會,會議的主題很有趣,第一個主題是「華碩策略及鴻海因應」,第二個主題是「廣達策略及鴻海因應」。

鴻海買公司為關鍵零組件 要技術二線廠直接挖角

會議當時針對技嘉求售,鴻海與華碩戰略的變化,做了一番討論;結論是不必大費周章地買技嘉,倒是可以花錢延攬人才,到富士康的主機板品牌來效力,可以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廣達退出廣輝有主觀及客觀因素,除競爭態勢的客觀因素外,也因林百里有自己的生涯規畫。雖然鴻海目前尚缺筆記型電腦的ODM能力,但也掌握利潤最好的零組件訂單,時間是站在鴻海這一方,等時機成熟,日後有好價錢,也可以直接買公司,對照日前花旗環球分析師陳衛斌發表「鴻海併廣達」的報告,外資消息並非空穴來風。

鴻海從不起眼的連接器起家,直到集團今年營收將破兆元,郭台銘一直密切觀察客戶、對手情報,陸續從零組件包圍組裝業務,並且從○三年起大舉購併,購併的核心是零組件;郭台銘知道,這塊業務才是賺錢的根本,單純的組裝業務賺不到錢,購買公司都是為了拉高零組件部門的業績。

郭台銘的想法很簡單,不管任何電子產品,組裝及研發都可以免費幫客戶做,錢再從零組件賺回來就好。

鴻海當年買國痋A得到通訊模組的技術,打進筆記型電腦供應鏈;買奇美通訊,得到手機研發能力;買芬蘭藝模及摩托羅拉廠房,是要拿下諾基亞及摩托羅拉的訂單;這次購併普立爾,則可以補足光學元件的技術。

在普立爾之前,鴻海也曾評估過買綠點、亞光、大立光及可成,補強手機及光學的技術,最後順利和普立爾成親,除了雙方有意願以外,也有一種說法是普立爾董事長黃震智希望有更多時間,照顧自己的健康,才促成這樁合併案。

鴻海兼併擴版圖 全面侵攻電子四哥

台灣電子業由十年前百花齊放,到如今相互廝殺。○五年鴻海獲利四○八億元,已超越華碩、廣達、仁寶、明基總和,其中華碩賺一七三億元、廣達一○九億元、仁寶八十四億元、明基虧損五十二億元,華碩還可算是最有實力與鴻海抗衡的龍頭。

摩根士丹利證券科技產業分析師曾雅蘭認為,從產業垂直及水平整合策略,鴻海從零組件整合包圍組裝,目前看來頗為成功;但華碩、廣達及仁寶,都只局限在水平同業的整合,零組件垂直整合面向較鴻海略遜一籌。其中華碩不斷思考策略,積極對抗微利時代,未來還須面對品牌與代工業務的切割,而其他公司長期的策略就不太清楚。

曾雅蘭進一步指出,華碩和技嘉的合併案:立意很好,執行困難。過去兩家公司是競爭關係,現在縱使上頭的老闆要合作,但底下員工在執行時,是否會如同一家公司,同心協力地工作,將是影響績效最大的變數。

包括高盛證券科技產業研究部主管金文衡、摩根大通證券科技分析師張凱偉都認為,華碩與技嘉合作,有助於減輕殺價競爭,不過,也未因此調高投資評等,在獲利成績未明確估算前,外資分析師仍然維持「對華碩有利,對技嘉不利」的基本論調。

電子業因這幾年來彼此殺價競爭,導致如今鴻海一家的獲利,遠超過其他幾家大廠的獲利總和,郭台銘十年布局有成,得以在微利化的趨勢當中脫穎而出,讓施崇棠、林百里、陳瑞聰、李焜耀幾位大哥望塵莫及。

就投資價值而言,鴻海陣營在垂直及水平整合威力難擋,郭台銘超強的執行力是集團戰鬥力的關鍵,不管是鴻海、鴻海家族及香港的富士康,仍然站在有利的趨勢上頭,將是投資人的最愛。至於華碩,則要等到品牌和代工切割後,才會有更清楚的投資價值。而其餘幾家公司,目前看來,只有波段利潤,而沒有趨勢利潤。

布局獨缺筆記型電腦 鴻海有可能併廣達?

文/鍾俊偉

在鴻海積極布局各項產品領域時,惟獨缺乏的就是筆記型電腦,而這塊市場卻是其他電子五哥最重要的部分,包括廣達、仁寶都是以此為命脈,即使是產量較低的華碩,筆記型電腦也都占了非常重要的比率,為何郭台銘獨漏此項產品?

事實上,鴻海很早就已布局筆記型電腦產品線,過去鴻海內部至少有兩、三個團隊分別切入筆記型電腦的研發與製造,至於在外部的投資上,鴻海也透過投資公司持股志合,但據了解,志合在尋找有意購併的買家時,郭台銘一直沒有興趣,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志合的營運沒有突破,併入鴻海幫助有限。

另外更重要的是,若鴻海真的切入筆記型電腦市場,對於眾多採用鴻海零組件的廣達、仁寶等客戶,卻是一項最具敵意的宣戰,因此,郭台銘寧可把志合賣給精英,也不願併到鴻海內部。

不過,對於郭台銘來說,既然著眼的是筆記型電腦背後龐大的零組件採購商機,未來鴻海仍然很可能伺機切入這個市場;況且,若以鴻海持續成長的速度,突破一兆元甚至兩兆元也不奇怪,未來筆記型電腦的產值相對於整個鴻海集團的規模,已經可以算是很小的比率,甚至鴻海乾脆把廣達併進,說不定這可能是未來郭台銘解決這個問題最省事的計畫之一了。(更多精采內容請見《今周刊》504期,各大便利商店均有銷售)

《今周刊》504期更多精采報導
◎新聞現場:德國工程師太磨 李焜耀嚷著要裁員
◎封面故事:直銷人必讀的溝通三堂課/黃金17秒 讓陌生人買帳
◎話題人物:「心裡沒有歌,那我就算死了!」生命的歌手 胡德夫
◎特別企畫:鴻海 vs.非鴻海 電子大戰開打
◎個人理財:順勢而為,嚴守資金控管/兩個中年男子靠期貨大翻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