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老曹揮軍茂德 搶進兩百億美元商機

千億資金做後盾,二度轉進記憶體市場

四年前,因為DRAM業務大賠而退出記憶體市場的聯電,四年後,看好NAND型快閃記憶體快速成長,閃電敲進茂德股權,準備捲土重來。

文●王仕琦、胡釗維

聯電策略又有轉變,曹董再出新招!短短九個交易日,聯電投入二十四億五千三百萬元資金,閃電買進動態隨機存取記憶體(DRAM)大廠茂德科技三.八六%股權。其中,八月三日茂德召開法人說明會,聯電竟在前一天以及當天,連續兩日大敲茂德股票,並兩度公告買進持股數。

以策略創新見長的聯電,大動作買股,使其成為茂德第二大股東。按公司法規定,持股三%以上且時間達一年的股東,即可要求公司召開股東臨時會改選董監事。聯電此波買股剛好達到公司法規定的上限,這個動作已經讓外界認為:「純投資」已無法解釋聯電的行為,而下一個觀察重點,將是聯電對茂德持股何時達到五%。

七月二十九日,當聯電買進茂德股票消息首度曝光時,茂德董事長陳民良只以「事後得知,無法對聯電有何想法」評論。但隨著聯電一躍成為茂德第二大股東,八月三日陳民良在法說會上的說詞也不得不調整:「聯電已有所解釋,事前也已知會過他。」

茂德法說會當天,不僅法人、媒體到場,部分DRAM業界人士也到場關心。有人觀察到,陳民良當天少有笑容,甚至猛喝水,顯得有些不安。按理,茂德六、七月接連創下營收歷史新高、且連續四個月業績出現兩位數成長,陳民良有這麼好的成績單可以報告,怎麼會眉頭深鎖?難道是因聯電買股,讓他陷入抉擇?

據了解,茂德內部工程師對於聯電買茂德,已表達正面歡迎看法,有人甚至傳聞聯電三個月內就會入主。一些基層工程師也認為,掌握一千餘億資金調度實力的聯電,能讓茂德建廠速度加快,還能化解投資人對茂德公司治理的疑慮。

疑慮主要來自於目前持股是聯電三倍的茂德最大股東茂矽電子,涉入太電弊案的前茂矽暨茂德董事長胡洪九近來進公司的時間越來越長,且茂德在現貨市場交易的DRAM價格和客戶,均由胡洪九最信任的財務副總彭卓蘭決定,種種與一般DRAM廠「迥異」的治理狀況,更使得茂德工程師對於聯電買股,持樂觀其成態度。

這個現象,與二○○四年四月力晶董事長黃崇仁率先敲進茂德股權的情況,截然不同。當時,黃崇仁以每股均價約二十三元的價格敲進兩萬多張茂德,有意促成力晶與茂德合併,然而,茂德內部卻上下一致反對力晶入主,這與近期對聯電的歡迎,如南轅北轍。

茂德曾拒絕力晶入主,卻歡迎聯電

反力晶、卻歡迎聯電,一是因為雙方長期競爭累下的積怨。另外一種說法,則與茂德和技術合作夥伴韓國DRAM大廠海力士(Hynix)簽訂的合作契約有關。

事實上,海力士與茂德簽下的技術授權契約中,包含有一則名為「經營權變動」(change of control)的條款。海力士的目的是為了防止關鍵技術落入競爭廠商,條款中規定,茂德經營權一旦落入條列的幾家半導體廠,海力士即可停止授權技術。

這形同「毒蘋果」的條款,列名多家DRAM大廠,台灣力晶即包括在內。但是,從事晶圓代工的聯電和台積電,則不在名單中。也就是說,要取得茂德經營權及其DRAM技術,聯電與台積電才具有合法資格。聯電既然不在禁止之列,自然受到茂德歡迎。不僅如此,茂德最先進的十二吋廠近一年多來均由出身聯電的主管帶隊,更讓雙方合作充滿遐想。

茂德先前負責中科十二吋廠的廠長陳志宏,曾任職聯電UMCJ(聯日半導體)廠長,是聯電資深員工、聯電名譽副董事長宣明智的愛將,他在茂德待了八個月,去年底轉往崇越擔任技術長。接替陳志宏的茂德副總林振堂,則曾擔任聯電新加坡十二吋廠廠長,現在職銜為茂德晶圓三廠生產本部副總,負責中科十二吋廠的生產管理。

最先進的製程都由聯電出身的主管掌理,聯電要了解茂德的技術能力,自然是有充分的管道。儘管聯電對於買進茂德股票一事,仍堅持以「純投資」說法回應。

每股十二元,重返四年前退出的市場

事實上,若純從投資角度看,以目前DRAM景氣估計至少可持續好轉一年以上,聯電選在每股十二元附近投資茂德,絕對是「進可攻、退可守」。不過,聯電四年前才在當時由集團董事長回任聯電董事長的曹興誠裁示下,收掉DRAM業務。四年前決定收掉的業務,怎麼會在此時重新介入?

原來,聯電買茂德,看的不只是DRAM,更是近兩年快速成長,五年內可望成長一倍達兩百億美元市場的NAND型快閃記憶體商機。一位半導體人士就指出,「老曹若只是為了DRAM而投資茂德,那眼光太淺了,這絕不是老曹的作風。」

八月二日,聯電現任董事長胡國強在法人說明會上點出,只要前提出現,聯電將會進軍近幾年拜MP3、隨身碟與記憶卡暴紅而聲名大譟的NAND型快閃記憶體代工市場。而胡國強的前提為:一是有好的合作夥伴、二是找到對的代工模式。

胡國強的說法,搭配敲進茂德股權的行動,讓業界人士咸信:聯電將重回記憶體市場。多變的聯電又再一次做了策略調整。

買茂德,為何是聯電進軍NAND型快閃記憶體的指標?主因是茂德擁有一組超過一百人的團隊全心投入NAND型快閃記憶體研發,堪稱是國內DRAM同業中走得最快的。

此外,茂德技術母廠海力士,在全球NAND型快閃記憶體製造商中成長最快,二○○五年,海力士的市占率只有三到四%,今年預估達一五%,排名在三星(Samsung)、東芝(Toshiba)之後、居第三名。

在前三名業者中,三星、東芝資金雄厚,都已表明無意對外授權,唯有資金相對窘困的海力士,是唯一可能釋出技術的大廠,以茂德與海力士近年在DRAM上愉快的合作氣氛看,茂德與海力士延伸合作到NAND型快閃記憶體的機率甚高。手上握有現金高達一千多億元的聯電,看準的正是這點。

相對於台積電對記憶體製造的敬而遠之,聯電晶圓廠生產線上的記憶體比重,則是每隔幾年就會占有顯著地位。

不同於台積電,聯電不斷尋找新商機

一九九九至二○○二年間,聯電當時的LPD(License Product Division,授權產品事業部)部門,曾在內部舉足輕重。當時,聯電生產DRAM的模式,是由DRAM設計公司(fabless)提供產品技術,聯電向該公司支付技轉費或權利金後,在聯電的晶圓廠投產,一來可用於進階新一代製程時的載具產品,二來亦可調節景氣波動時的產能空缺,LPD部門則負責銷售自有晶圓廠生產的DRAM。

LPD部門曾經是聯電產能調度重鎮,但二○○一年遇上DRAM價格重挫,○二年跌入谷底,考量龐大庫存壓力,拖累本業,聯電即於二○○二年第三季裁撤該部門。

同一時間,聯電集團又看好LCOS(Liquid Crystal on Silicon,反射式液晶顯示器)產品,LPD部門裁撤後,部分主管轉往LCOS產品或製程開發部門發展。聯電甚至一度與業界共組LCOS聯盟,不過,隨著LCOS產品的發展不如預期,聯盟又告終止。

無論是早年要發展的微處理器,或是近年一度看好的DRAM、LCOS晶片,甚至是此番「項莊舞劍,意在沛公」的NAND型快閃記憶體,聯電積極進行投資或部門運作的原因,主要都是寄望尋求「量大」的新世代產品,以保持公司產能利用率可藉此衝高固盤。

而外界摸不透的聯電「善變」策略,也因此讓胡國強得以一躍成為聯電檯面上的董事長。

胡國強是聯電高階主管陣容中,少數具有IC設計背景的資深老手,二○○三年報到時,他的職銜是新事業發展群總經理,兼設計支援部總長。胡國強當時的任務,就是要評估出未來具發展潛力的新應用產品,並協助這些「雛鳥」未來可以孵化成大鵬展翅。

這回投資茂德,聯電還是想利用快速成長的NAND型快閃記憶體為其晶圓廠找到產能利用率的「壓艙物」。這一步棋下得靈活,只是靈活的棋局能否走得長久,對手和股東都在等著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