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街    
跳槽台新金 計葵生找到實驗舞台?

擺脫家族色彩,吳東亮改打「洋和尚」牌

一年前,吳東亮砸重金標下合併彰銀的門票;一年後他再出奇招,聘請前麥肯錫人計葵生出任台新金營運長。

文●吳修辰

一年前,台新金控董事長吳東亮以三百六十五億元的豪賭,背水一戰,擊敗資產規模比台新金大兩倍的新加坡淡馬錫控股公司,奪下彰化銀行二二•五%公開標售股權,取得合併彰銀的門票,震驚國內金融圈。

一年後,作風大膽的吳東亮,又挖角六月中才升任麥肯錫資深董事(Director)的大中華區金融機構諮詢主管計葵生(Greg Gibb)出任台新金營運長,更被內定為下一任金控的總經理,負責在年底將彰銀併進台新金。這將是國內金融業有史以來,第一個由金髮碧眼的外國人,出任有家族財團背景的金融機構專業經理人,擁有百年歷史的彰化銀行,更有可能出現一位洋人大老闆。

台新金六月中才通過金管會審核,取得可加碼彰銀七•五%股權的資格,台新金只要趕在年底前取得彰銀二五%以上股權,依據金控法規定,台新金即可將彰銀納入台新金控,台新金與彰銀合併已是遲早的事。

吳東亮讓人詫異的是,竟然找一個從沒經營過銀行的外籍專業經理人來進行合併大局。計葵生因為沒有銀行工作經歷,不符合金控總經理資格,在七月初遭金管會打回票,吳東亮又改以「營運長」的職位重新向金管會申請。

談到計葵生,吳東亮曾對友人說,「計葵生對國內金融產業的了解程度,恐怕連他這個台灣人都沒計葵生這個老外懂。早就想挖他到台新。這次碰到他高升到大中華區,但他太太不想離開台灣,台新才有機會請到他這個寶。」

金融背景、人脈深厚 且對外資股東有加分效果

計葵生十四年前進入麥肯錫後,主修東亞研究的他,大學時還曾到台大當過交換學生,中文比「台灣先生」谷月涵還流利,因而被派到台灣麥肯錫,專責金融研究。三十歲不到,就升任麥肯錫合夥人。

在台灣待了十二年的計葵生,於麥肯錫台灣區負責人任內,足跡踏遍國內十四家金控的組織改造,台灣金融界把計葵生與麥肯錫畫上等號,就連主管金融政策的金管會,亦邀請計葵生擔任金融整併政策的顧問。

計葵生在政府主管機關的人脈,幾乎是其他外籍金融圈人士無可比擬,再加其外籍身分將有助於取得台新金近三五%外資大股東對於公司治理議題的歡心。這三大好處讓吳東亮認為計葵生這張牌,可提升台新金形象,更有助於台新金與彰銀合併案順利進行與合併成功。

雙方早有合作淵源 操盤合併案為轉檯誘因

事實上,計葵生跟台新金的結緣早在四年前就開始了。當時,吳東亮準備成立台新金控,計葵生就是組織規畫顧問。這一路上,計葵生一直是吳東亮在金融發展策略的軍師。最經典的例子是四年前,台新金與壽險為主體的新光金宣布合併,後來合併案破局。當外界再追問,吳東亮隨即引用計葵生的話回應媒體說:「即使購併也要專注本業,太過多元化反而失焦。」

去年九月台灣金融業爆發雙卡危機,以信用卡、現金卡等消金業務為主的台新金陷入雙卡風暴。台新金即請來麥肯錫顧問幫忙處理卡債風險控管等問題。

原本台新金與麥肯錫的顧問約為期三個月,傳聞合約價碼高達八百萬美元(約合新台幣二億六千萬元),但吳東亮仍與麥肯錫續約至今,可見相當滿意計葵生在金控組織策略外,處理消金業務的能力。

瑞信證券大中華區金融分析師林淑娥形容,台新金是一檔標準的「牛市股票」(bull-market stock),強調業務導向,但也缺乏危機意識。也就是說當金融景氣好時,台新金的獲利能力相當強勁,一旦碰到消金空頭當道,台新金防禦能力薄弱。在雙卡風暴下,更凸顯出計葵生對台新金的管理價值。

身為台灣女婿的計葵生,除了太太陳彥如(曾任中信銀策略規畫部協理)移居大陸的意願不高外,他本身高升大中華區金融事業諮詢負責人後,在麥肯錫的發展可說已經到達天花板,轉往產業界也是另一種職涯空間的擴大。

有了家庭及職涯發展的雙重考量,再加上吳東亮端出台新金將併彰銀,成為超過三兆元資產的台灣第二大金控,操刀台新金併彰銀這個難得一見的金融合併案,夠大的舞台,才讓夠大牌的計葵生動心。

注重人和與圓融 但仍有磨合問題值得觀察

不過,見諸過去的案例,三年前辜仲諒迎來陳聖德的超過四十人的花旗團隊,結果造成中信金內部的人事鬥爭。一場外商專業經理人引入國內家族式金融機構的實驗,最後造成內部人員流失收場。現在,中信金由辜家老臣重新掌權。

本土的外商專業經理人有文化磨合問題,計葵生身為外籍專業經理人的隔閡恐怕更大。而且計葵生如何在台新金內部勢力之間生存,更考驗著他的智慧。

一位外資分析師就說,「計葵生如果不是太天真,不然就是真的很了解台新金內部人事的問題。」另外,這位分析師也指出,台新金真正的執行長是吳東亮,而吳東亮願意放給計葵生多大的權力?攸關計葵生在台新金推動策略的執行力。

過去一年來,計葵生可說幾乎天天到台新金上班,即使假日,只要一通電話,計葵生就會立刻趕到台新金總部,服務周到,而且相當融入吳東亮帶兵講求快速的風格。

一位台新金高層表示,計葵生雖是美國人,卻沒有美國人說話直接的作風,反而更像跟白皮膚的台灣人談事情。他在台新金內部開會,即使有不同的看法,也從來不會像其他顧問公司的老外直接點出不同意見,計葵生總是「先注重人和與圓融」的氣氛,再說出他的看法。

例如,四年前計葵生為台新金規畫組織架構,吳東亮最後並沒有全部採用,計葵生也沒像其他老外顧問會強調顧問公司的專業意見,反而很配合吳東亮的要求修改,因此很合領導風格強勢的吳東亮胃口。

林淑娥指出,麥肯錫的招牌夠大,計葵生未來若擔任台新金總經理,可說服外資法人對台新金聘請專業經理人的努力,對股價的確有加分作用。但是林淑娥最大的疑問是:以計葵生的資歷,他會願意在台新金「屈就」多久呢?

外商專業經理人向來逐水草而居,身為外籍專業經理人的計葵生,原本的舞台就是兩岸三地,他願意到台新金,是因為現階段需要一個「實驗舞台」。證明他不只說得一嘴好策略,更有經營金融機構的實力與能耐,以創造未來更大的舞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