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特寫    
機車黑手打造魔鬼氈王國

鄭森煤三兄弟共治企業傳奇

台灣百和創業二十一年,兄弟在衝突、磨合中找到共治規則,如今,全球有十分之一的黏扣帶從這家公司生產。

文●呂國禎

彰化和美鎮,一個沿海的小鄉鎮,全球有十分之一的魔鬼氈(黏扣帶)來自這裡的一家公司。它是台灣百和,一年生產六十萬公里長的魔鬼氈,產量世界第一,足足可以繞行地球十五周。

它的客戶有全球知名的耐吉、愛迪達。球鞋代工龍頭寶成還入股五%擁有一席董事,紡拓會則稱呼它為黏扣帶大王。創立二十一年來,台灣百和沒有虧過錢,最近十年每股稅前盈餘都維持在一.五元以上,是傳統產業中穩定獲利的模範生。

它的董事長原本是一個修機車師傅——鄭森煤。早年,他帶著兩個弟弟黑手起家。三兄弟創業,有衝突、有爭執,卻在衝突中學會分工、爭執中磨合個性找出規則,不僅創造機車師傅成為黏扣帶大王的傳奇,更建立起在台灣企業界少見的兄弟共治企業案例。

從創業起共用一間辦公室

走進位於和美鎮的台灣百和董事長辦公室,一進門就看到三個大辦公桌,大小與形式一模一樣,鄭森煤、已過世二弟鄭國禎、台灣百和副董事長鄭國三個人從創業那天開始,一直在同一個辦公室辦公。

即使,民國九十年台灣百和上市,他們也蓋起大樓,副總級以上都有獨立的大辦公室,但兄弟們還在同一個辦公室一同辦公。「兄弟之間可以有私事,不可以有秘密!」鄭國說。所以三兄弟坐在同一個辦公室,隨時都知道誰接什麼電話、做什麼事,即使兄弟之間有其他的私人轉投資事業,也毫不隱瞞。

創立於民國七十四年,台灣百和的前身叫「三合興」。之所以叫「三合興」,是三兄弟希望時時提醒自己「三人合作萬事興」,但實際上三個人的個性卻是南轅北轍。

鄭森煤,只有小學的學歷,從修車學徒開始當起,慢慢的升級成為機車行老闆、經銷商。這一路走來,到三合興創業的新台幣二百五十萬資本,全靠鄭森煤籌措。當時,沒資產可抵押的鄭森煤無法跟銀行借貸,支票貼現又是高利息,唯一的方法是民間借貸,主要來源是和美鎮家庭主婦的私房錢,以五千、一萬的方式到處借貸。他以高出銀行定存利率五%跟民間借貸。他通常的做法是「借一百五十萬,留五十萬備用」,鄭森煤說,家庭主婦敢借給你,重點在於信用,因此寧可多負擔五十萬利息,留著三分之一的錢做備用款,隨時等待家庭主婦來要回資金,而不能讓家庭主婦們要不回錢,破壞自己的信用。

他們的創業資金就是從這麼小額,積累而來。因為得來不易,所以對於投資,鄭森煤態度保守,他說:「投資與經營事業,要先想輸,再想贏!」但小他五歲的三弟鄭國的個性完全不同,他說:「做事業要成功,就是不能給對手任何機會!」如果預測明年有一千萬公尺的訂單,鄭國擴廠會多出三成,寧可用多餘產能殺價來防堵對手。

兄弟間絕不買賣彼此股權

一個衝一個守,兄弟不同個性,衝突也隨之而來。六年前,黏扣帶市場大好,台灣百和產能供不應求,三弟主張倍增產能,但大哥卻擔心這是假性需求,而且生產重心不能過度依賴大陸。兄弟意見爭執不下,最後投資案未能順利進行。

事後發現,供不應求並非假性需求,市場也因為缺口而在大陸產生兩家大型公司以及三十家新公司,成為後來台灣百和主要競爭者,可算是大損失。

痛失市場大商機後,三兄弟重新調整決策的方式。過去,當意見不同時,最後的拍板者都是保守的大哥,也因此開創性不足。後來,他們協調出一個新的經營規則,定下以總負債比率高低來解決兄弟爭執,遇到企業總負債比率超過五○%以上,鄭森煤有權要求弟弟放慢投資。但總負債比率降到三○%,對市場敏感度高的三弟可以隨時往前衝。鄭家兄弟在衝突中,找到兄弟共治的權力畫分規則。

三兄弟就這樣,老大管財務、老二主導研發、老三管生產與擴廠,他們在一個利基產業同心,衝刺到世界第一。但民國八十七年,另一個變故挑戰三兄弟共治!老二鄭國禎因為心臟病發而突然過世。鄭森煤、鄭國痛失手足,台灣百和卻也因此協調出兄弟共治的另一個家訓:兄弟之間絕不能買賣彼此股權。

當時,鄭國禎並未做任何遺產稅避稅動作,光是手上台灣百和持股就有上億元的遺產稅,所以老二一系面臨遺產稅繳納問題,第一個方法是處理老二私人投資與資產,第二個方法最快,由老大與老三買下持股協助處理遺產稅。

原本這是一個絕佳時機,老二一房面臨繳納遺產稅壓力,鄭森煤或是鄭國如果願意出手,隨時可以低價買進,一躍成為台灣百和最大股東,壓倒任何一方主導公司。但鄭森煤卻不如此認為,他在乎後人如何看待他們此刻的做法:「不管買高買低,都會被老二後人誤會老大與老三聯手吃了公司!」於是,兩兄弟一邊處理後事、一邊達成共識,絕不能乘機低價買進鄭國禎名下的任何一張持股。同時,墊款給老二的子嗣繳付遺產稅。

股票集中在大哥保險櫃保管

所以,至今鄭國禎去世八年,但鄭家三兄弟持股比率卻維持當年比率,已過世的老二這房仍擁有董監席次。二十一年過去,又遇到遺產稅風波,鄭家三兄弟卻能始終堅持著三合興的理念。因為大哥的無私,贏得家族信任,所以,三兄弟的股票全部集中在大哥的保險櫃中。也就是說,除了每年配股的三分之一可以自由處分,其餘都不准任意交易。

當走進鄭森煤辦公室,除了三張桌子,一張顯著的「三馬奔騰圖」掛在牆上,「看到三匹馬就像看我們三兄弟,特別是過世的二弟!」三匹馬就像他們三兄弟,要時時提醒永遠不分家。

我們找到了民國七十三年送這幅畫給鄭家三兄弟的力泰纖維董事長黃文團。一聽到鄭家仍將這幅畫掛在牆上,黃文團感到訝異,他說,當初想說鄭家是三兄弟共同創業,所以買了三馬圖送給他們,希望三兄弟永遠同心。二十多年當中,看到紡織業許多兄弟檔分家甚至惡鬥,沒料到,鄭家三兄弟真的做到了永遠同心。

長久而言,三兄弟不分家,對於百和鄭家是否全然正面,仍有待觀察。因為從去年起,他們的第二代已經陸續進入家族事業工作,第二代的人數達十人。當所有權人介入經營權,而且人數眾多,企業經營的複雜度就升高很多。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