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業風雲    
賣面紙團隊 打造大陸最頂級度假村

中國唯一榮登全球新酒店金榜的富春山居

最昂貴的別墅房,一晚要價新台幣八萬多元,想入內參觀,不但要預約,每人還要繳交兩千到四千元參觀費,而耗費六年心血,一手建立富春山居的,竟是來自台灣的榮成紙業。

文/守寍寍

浙江省銜接杭州市與富陽市的杭富沿江公路,砂石車、貨櫃車駛過總不經意揚起沙塵。若非招牌指引,沒有人會想到,隱身在公路邊有個世外桃源——富春山居度假村。去年五月,這個度假村獲國際權威旅遊雜誌《Conde Nast Traveller》評為全球一百一十六家頂級新酒店之一,也是中國唯一入榜酒店。

名氣響亮 入會費要價新台幣五百萬

這個被《Conde Nast Traveller》以「在忙碌的上海與杭州外,一條鬧中取靜的僻靜通道」形容的度假村,由高爾夫球會館、九十個房間的酒店、SPA及五棟度假別墅構成,耗時六年、斥資約新台幣二十八億才完成。台灣榮成紙業間接持股二七.五六%,是富春山居最大股東。榮成在上海新天地廣場另有一個著名投資,是一推出就入選全球五十大新餐廳的T8餐廳。

當年,榮成董事長鄭瑛彬為找尋紙廠用地,來到造紙之鄉富陽市,卻看到環繞富春江這塊有著梯田式龍井茶園、小湖、野生甜橘及水鳥保護區的富春山居現址;本身就對精品、高爾夫球很有想法的鄭瑛彬,決定做個不一樣的投資。

於是,曾在榮成掌管柔情面紙行銷的史墨威和五位同事組成執行團隊(此團隊已有協助T8餐廳規畫的經驗),以元朝四大名家之一黃公望用十年歲月完成的名作「富春山居圖」為名,找來國際知名度假村系統Aman集團專屬設計師——比利時籍的Jean Michel Gathy,由他擔任總設計師,打造了融合峇里島優閒與中國禪風的富春山居。

從二○○一年高爾夫球會館落成,到二○○四年酒店及SPA完工,富春山居的價格也隨名氣攀升水漲船高。如今,它已成為全中國收費最高的高爾夫球場;最貴的別墅房一晚要價人民幣兩萬元,且訂房須從三天兩夜起跳,理由是這樣才能充分體會富春山居的沉靜。

入會費則一路漲到人民幣一百三十萬,每年還有年費人民幣四千元及九千六百元的最低消費。入內參觀得事先預約,參觀費每人人民幣五百元或一千元。這樣的規定,還引起杭州的網友在網路上批評「骨子裡有銅臭」。

名流青睞 董建華、亞曼尼都曾造訪

但這樣的高姿態沒有嚇退政商名人。前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董建華、義大利亞曼尼集團創辦人Giorgio Armani都曾造訪富春山居,至今富春山居的會員人數超過二百六十人,長年盤據《富比世》中國富豪排行榜前三名的榮智健、中信金副董事長辜仲諒、晶華酒店董事長潘思亮、味全公司董事長魏應充、台玻集團總經理林伯豐等人,都是富春山居的會員。

這是因為,富春山居一開始就精準鎖定高檔小眾客層。這群人所得夠高,不受景氣影響。再加上榮成董事長、同時也是富春山居董事長的鄭瑛彬,本身就學土木、又很講求品味。鄭瑛彬深知這群跟他同樣等級的人,生活品味到達哪個階段,他們所注重的細節、流程在哪裡,自然容易打動這個客層。

但富春山居的貴氣逼人,不是因為建材及設備有多麼昂貴。踏著在水上的石板步道走進富春山居每棟建築物,你會發現,這裡既無耀眼水晶也無閃亮金箔,餐廳裡更沒有高檔的魚翅燕窩鮑魚。富春山居最貴的地方,在於八○%以上的設備都不是規格品,而是以木、石、大量的銅、竹子做為設計的主要語言,構成整體低調簡約的個性。

當時為了呈現設計團隊規畫的風格,史墨威到過無數叫不出名的小鎮尋找建材,高爾夫球會館的女更衣室接待櫃檯,因為不要漆成死沉黑色的一般木桌,特地從山西省找人開礦採硯台石,磨成長二公尺、寬九十公分的長板,呈現天然沉到骨子裡的實心黑。

規格高檔 八成特製設備營造簡約風

兩個女泡澡池入口的踏腳小石,細心刻上白字標示溫度:十八度C與四十一度C,讓客人對水溫有心理準備。池裡的地漏,配合整體澡池以馬賽克拼貼的手感,堅持不用白鐵材質,卻遍尋不著古銅色調的地漏,乾脆自己找石頭打洞。走廊邊、臥房裡用來遮陽的竹簾是半手工製作的,刻意以不工整的彎曲感營造古樸趣味。

甚至客房門口掛的「請勿打擾」,都不是在光面厚紙板上打字,而是在木片上刻清朝小皇帝的浮雕,小皇帝把食指放在雙唇間的「噓」圖案,不用文字,就說明了一切。

富春山居採用大量的銅。四處可見的銅骨玻璃燈表面並不平整,走近細看每個大小都不一樣,共同特色是有鐵鏽的斑駁及手打的粗糙。原本富春山居找廣州上市公司製作,卻只有大量製作、模具壓鑄的匠氣,差點因交期品質不合打起官司,好不容易找來杭州中國美術學院畢業的女老闆,一家簡陋的上海小工廠,卻高溫鍛打出低調美感。

富春山居從衣櫃到餐具都不是規格品。但在所有看似不規則的後面,隱藏的是標準化的服務細節。

服務細膩 用日籍員工接待日本客人

當初,為了訓練一輩子沒吃過西餐、沒摸過球的員工,榮成特地把員工分組,閉關七天,從最基本的不隨地吐痰、不亂丟紙屑、走路靠邊開始教起,連續開課兩年,好不容易建立起基礎的接待禮儀。

「高檔的人隨時都在審判你的細節!」史墨威字斟句酌,要滿足這群人極盡挑剔的胃口,任何細節都不能疏漏。例如球場每天客流量控制在八十人,永遠不會有度假村的人潮;鄭瑛彬更親手挑選高爾夫球會館的背景音樂。

細節也展現在接待上。富春山居特地找了日籍接待員、而非會說日語的服務生專門接待日本客人,因為他們發現,日本的有錢人不喜歡跟「非日本人」交談,所以刻意如此安排。

二十四小時照顧度假別墅的專屬管家,就住在每棟別墅的地下室,即使半夜三點,管家也是每隔十五分鐘至三十分鐘為住客添加熱水或換上新茶葉。管家每天下午鋪床時,順便放上隔日天氣預報,詳列隔日節氣到日出日落時間,讓住客決定是否要打高爾夫球。

高爾夫球會館碼頭或酒店碼頭,永遠停著一葉扁舟。早上七點從酒店碼頭出發,無論有沒有客人,船夫在十五分鐘內把小船從酒店碼頭搖到會館碼頭、七點十五分再從會館搖回酒店,最後一班船搖完已是晚上十點。富春山居的船夫,把划船當成表演,一天十三班次,讓環湖的酒店住戶、餐廳客人及高爾夫球會員,一眼就可以看到船夫以固定的節奏優閒的划船。

「一個成功的借景!」走遍東南亞度假別墅的達勝整合行銷前執行長吳睿弘,去年底造訪富春山居後如此形容。如同涵碧樓有日月潭做烘托,富春山居把茶園、水景與飯店融合一氣,先天地利就占優勢。

再加上,富春山居使用新建材,蓋出有陳舊歷史感的建物,這是近兩年亞洲度假別墅興起的最新懷舊風,刻意用有蟲咬痕跡的木材、有鏽蝕的金屬,搭配用手塗抹的凹凸白牆,讓建物變得更有溫度。這樣的風格,在一片強調精緻、平整的旅館建物中,更容易被凸顯。

只是,相較於投資新台幣五十億元、有四百個房間的桂林樂滿地度假酒店,只有九十個房間的富春山居,平均一間房的成本幾乎是樂滿地的兩倍。何時能夠達到損益兩平?應該是這個號稱六星級度假村的最大挑戰。

富春山居小檔案
最大股東:台灣榮成紙業
業界評鑑:國際旅遊雜誌《Conde Nast Traveller》評鑑為2005年全球116家頂級新酒店之一、高爾夫球會獲胡潤百富權威評鑑為2006年中國富豪之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