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人物    
堆高技術門檻 要讓對手累死

蔣尚義九年內將台積電研發實力從二軍拉到一軍

他是台積電創立以來,掌管單一部門時間最久的副總經理。因為他的深耕,讓台積電有了內功基礎,拉開與競爭者的距離。

文/王仕琦

離開家太久了,該回去了」。七月底即將退休的台積電研究暨發展資深副總經理蔣尚義,在六月初六十歲生日當天,接受《商業周刊》獨家專訪,「該回去了」幾個字從他口中緩緩道出,語調充滿老兵歸鄉的渴望。

前三年追趕、再三年開發 最後三年訂單接不完

蔣尚義是台積電成立以來,執掌單一部門時間最久的副總級主管。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稱讚他將台積電的技術水準,從國際間的二軍拉到一軍地位。這九年間,他帶領的研發團隊,從一百二十人、年度研發經費二十五億元,發展至八百五十人、年度經費一百三十三億元的全球技術領先群。

像是個專心的砌牆老師傅,蔣尚義九年來一層層的砌起台積電高聳的技術競爭障礙。

一九九七年初夏,還在美國惠普科技實驗室上班的蔣尚義,接到時任世界先進總經理曾繁城的電話。開門見山,曾繁城就邀他到台積電擔任研發副總,定居美國二十七年的蔣尚義,父母妻兒全在矽谷安居,「做夢都沒想到要回台灣」。那年頭,惠普正打算慢慢退出半導體研發生產事業,蔣尚義許多出身台灣、曾在惠普科技實驗室的同事都陸續回台發展。幾經思考後,他決定轉換跑道,回台灣一搏。

報到後,蔣尚義第一次與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開會,張忠謀開門見山,要求他必須將台積電研發水準拉到全球領先地位。

蔣尚義初來乍到,當時台積電的技術世代距世界領先廠有兩年之遙,看著研發部門僅一百二十人,一年經費不到一億美元,他想:「如果能做到第二排的第一個,就很不錯了,」於是婉轉的回答張忠謀:「技術領先者在研發技術的投資,必須是當老二者的三倍。」

「董事長馬上聽出我話裡的意思」,訓了蔣尚義一頓,說左大川(為蔣尚義之前的台積電研發副總,現為資深副總暨資訊長)不會像蔣尚義這樣,就是知道台積電要做technology leader(技術領先者),「大概覺得我很沒出息,」蔣尚義回憶當年,笑著說。

「竿子很高」,任務艱鉅。他到任之前,兩年內,台積電的研發副總共換了四位,當時正準備量產的○.二五微米製程專案負責人,也更換了三位,蔣尚義回憶到任時的狀況,「那時壓力很大,○.二五做得很辛苦,我是來收尾的。」

一九九七年七月七日,蔣尚義到台積電報到,之後三個月,除了吃飯、買東西,他從來沒離開新竹科學園區,每天就來往於園區、宿舍及公司間,第一次出去踏青看看風景,已經是一九九七年十月,惠普老同事約他去爬苗栗獅頭山。

從一九九七到公元二千年,台積電的製程研發水準都是在「追趕」階段。

雖然辛苦,蔣尚義還是說服了許多在美國熟識的半導體研發高手,延攬至台積電。包括元件專家卡羅斯(Carlos Diaz)、顯影學大師林本堅、及在雙載子(bipolar)電晶體提出基本論文的鄧端理等。這些資深好手日後在台積電進行多元研發策略時,都能發揮專業功力。

不要大廠技術移轉 自力研發,不要永遠晚一步

二○○○年一月,是蔣尚義研發歷程的關鍵年,因為,那一年台積電婉拒了與IBM合作發展○.一三微米銅製程的提議,決定自行發展技術。而競爭對手聯電則於當年一月底,宣布與IBM拍板結盟開發銅製程技術。

○.一三微米算是半導體技術世代中,天險障礙最高的一代,主因在於銅製程、低介電係數(low-k)等過去未曾使用的新材料,是半導體製程新挑戰。每家大廠即使摩拳擦掌研發已久,但皆無量產經驗。IBM是研究銅製程最久的公司,同時找上台灣二家晶圓代工廠,洽談合作開發。

蔣尚義道出台積電當年拒絕與IBM合作最大原因,「如果我們走出向大廠技轉這步,要再回來自力研發,就很困難」。先進製程技術的移轉,特別是飄洋過海,至少要一年的時間。「IBM做得再怎麼好,我還是比他晚一年,就一定不是領先者」。

這項決定,是台積電與聯電營業額規模漸拉漸遠的關鍵。聯電榮譽董事長曹興誠在三年後,於公開演講中坦承,技轉IBM技術是個失敗的計畫,讓聯電「栽了一個大跟頭」。

拒絕IBM之後,台積電在○.一三微米另出奇招。例如先開發通用型製程,再針對不同客戶,量身訂做各類應用製程。蔣尚義說,這套戰略效法英特爾,他們研發速度做得非常快。台積電當時雖與對手差距不大,但蔣尚義說:「我做很多很多技術,對方也跟著我做那麼多技術。最後我做得累得半死,但我還有一口氣在,對方就做到累死掉。」

這讓「台積電研發部門累得半死,對手累死」的策略,衍生而出「群山計畫」,將多家重要整合元件製造公司(Integrated Device Manufacturer,IDM)客戶以台灣百岳命名,讓台積電製程的設計規則,個別調整到足以與策略聯盟IDM大廠一致的程度,使得IDM客戶的高階產品,在自有晶圓廠產能滿載後,可以馬上轉單至台積電。

為了攻克「玉山」、「雪山」等,分別代表德州儀器、摩托羅拉的IDM客戶,晚間九時以後下班是研發人員的家常便飯,許多員工現在聽到玉山、雪山時,第一印象就是焚膏繼晷的加班歲月。

到了二○○三年下半年,○.一三微米客戶訂單,為台積電帶來的營業額將近新台幣五十五億元,聯電方面則為近十五億元。差距的幅度已經相當明顯。

曾是台積電最大投單客戶的繪圖晶片公司Nvidia執行長兼總裁黃仁勳說,「○.一三微米改造了台積電。」 而蔣尚義就是打造台積電○.一三微米製程的靈魂人物。

雖然一直面對的是高難度挑戰,身為研發大將軍的蔣尚義,從進入台積電開始,就以不慍不火的「好好先生」脾氣著稱。一位離職工程師回憶,第一次與蔣尚義開會時,會議室裡的處長級主管,每人都是口氣威嚴的發言,只有蔣尚義與現場每位工程師眼神交會時,如打招呼的微笑點頭,「我還以為是新來的經理,沒想到是研發副總。」

忍住寂寞,贏得影響力 退休後卻只想騎自行車、陪家人

台積電的研發部門充滿來自四面八方的技術高手,主管的工作需要極大融合力。蔣尚義曾舉例,IBM出身者較多傾向重視學術地位;來自英特爾的就比較鼓勵挑戰與衝突。他大半的時間,聆聽及協調大家不同的意見,每個人的想法都可被提出討論,經評估後決定結論並依此執行,決定後就不得有異議。

蔣尚義三年前回母校台大電機系演講時,曾說:「從事研發的人大部分生活很無趣的,」「半導體這行業競爭激烈,壓力大,常擔心犯錯,可能也會很寂寞。」

他每天晚上近十一點下班,三餐在公司自助餐廳解決。員工描述,他是最常出現在餐廳的副總,每次跟著人群排隊,即使有人將較前面的位置禮讓他,他也微笑揮揮手謝絕。

或許也就是因為忍得住這九年的「寂寞」,讓蔣尚義專注將台積電的研發實力,一層層推向高峰。

回顧到台積電任職這九年,蔣尚義衷心的感想,是在半導體界可以發揮真正的影響力,比當初留在惠普做下去的影響力要大得多。

不過,贏得影響力,卻也讓家庭生活空白好幾年。

蔣尚義每次出差到舊金山矽谷一帶,在家裡住幾天又匆匆離開。有一次他晚上與客戶之約臨時取消,回到家想打開電視,電視前有四個遙控器,「我坐在自己的家裡頭,我不會開電視」,於是他只能看報紙,等到家人回來。

退休前,大老闆張忠謀邀蔣尚義共進晚餐。張忠謀問他,是否擔心退休以後,會閒得無聊?蔣尚義回應,還未仔細想過,不過自己是個沒什麼野心的人,也不想做大事業,應不會感到無聊。

辦公室中,蔣尚義堆放著兩個黑色半人高的帆布袋。他解釋,這是前陣子廠商來展示銷售的折疊自行車,平常放在汽車行李箱,到了郊外只要二十秒,就可以組合完成。他已買了兩輛,打算再買一輛,七月底運回美國,要與家人一起到戶外好好活動筋骨。花費九年打贏了高難度的研發技術障礙賽之後,他已迫不及待等著全家一起來趟山水之旅!

蔣尚義小檔案
出生:民國35年
學歷:史丹佛大學電機博士
經歷:德州儀器研發工程師、惠普實驗室元件研發及應用部門經理
現職:台積電研究暨發展資深副總經理(2006年7月31日退休)
TOP